今天把握還在彰化的最後一點時間,去看了Hero電影版,週一中午的電影院空蕩蕩,只有我和姊姊、姊夫,以及另一名觀眾三個人。
電影中,木村拓哉飾演的久利生公平,在六年後再度回到了東京地方檢察廳城西支部,與昔日的舊同事再度共事,而他遇到了一件隱含內情的傷害致死案件,還是秉持著跟以前一樣認真的調查態度,去尋找證據來起訴這名犯人。
看完以後,我不禁想起了以前電視劇Hero大受歡迎的時期,原來真的已經六年了!時間怎麼會過得那麼快?

那個時候,我還在雜誌社上班,下班的時候,偶爾我會到跟我同辦公室的同事家中一起看Hero。
那個時候的我,單純而直接,對於感情沒有太多的顧慮,對於工作也只有堅定及執著,遇到問題就想辦法解決,遇到困難就努力面對,就連後來轉職也是在Hero播畢沒多久之後,我不曾認為我會有找不到工作的時候,因為我相信人定勝天,沒有什麼事是我做不到的。
而我的衝勁,的確也讓我那些年、這些年,靠著自己如願以償做了許多自己想做的工作。

當然這不是久利生公平給我的影響,而是那個時候的我,只知道要勇往直前。
而我之所以回想起那個時期的我,真的就剛剛好是因為今天看了這部電影,劇中人一直提起「六年」這個字眼,讓我不禁感嘆起,六年過得好快好快。

從電影的畫面,很明顯可以看出大家都老了!尤其是大塚寧寧更是明顯,歲月真的是不饒人啊!
六年來,我的生活也有了相當大的轉變,從中和搬到新店,從短髮到長髮,從對工作充滿熱誠到因工作而感到痛苦。
我好像完成了許多事,達到了許多夢想,卻又在此刻對未來深深感到無能為力。

如果我說,我因為今天要回台北,從昨晚就感到無比沮喪,甚至沮喪到想哭,你會不會笑我?因為我是這麼不想回到這份已讓我得不到自我認同的工作上。
我很懊惱,這幾年沒有好好存錢,否則我想我應該已經存夠我想轉行的資本,那樣的數字乍看好像不多(大概就跟我的停車位差不多),但是我手上現有的資金卻又遠了一大步,這大概就是對自己的人生沒有做好規劃所要付出的代價吧。
可是前幾年的我,又怎麼會知道,我會在此時此刻這麼迫切地想要轉行?迫切到讓我覺得多做一秒都是一種痛苦?

我經常試圖說服自己,很多人的生活比我更苦,有些人甚至找不到工作,而我目前至少還有收入,有時候收入還算不錯,老天爺已經待我不薄。也曾經想要自我調適,讓自己相信這只是職業倦怠期,撐過去就沒事了!但是我想也只有我知道,這真的並非長久之計,若不思考如何突破,未來一樣會被市場淘汰。
而一直得不到自我認同的我,抑鬱且痛苦。

職業無分貴賤,我真心這樣認為。
重要就是在於你如何看待你的工作,你能否認同。

以前的我,熱愛我的工作,所以不管人家說什麼,我都能樂在其中,甚至感到驕傲。
現在的我,因為太多太多因素,做得索然無味,也找不到成就感,甚至我痛恨別人問起我的職業。
因為自己無法認同,所以倍感痛苦。
這太多太多的因素,其實也很難在這裡一一述說分明。

路,應該不是只有一條。
這條路走不通了,就是轉彎的時候,不是嗎?
沒有人一定要一輩子只做一種職業呀!

在這麼多年中去了各式各樣的地方,看了各式各樣的店,跟各式各樣的人接觸,心中有些體會及感受漸深。
我只是想回歸初衷,去實現一個最初的夢想。這個夢想,沒有很大,因為我不會做不切實際的夢及龐大的投資,但是目前的我,還是不得其門而入。
因為,沒有錢真的好悲哀。



超級憂鬱的楊小禎

    全站熱搜

    楊小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