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和志偉吃晚飯,剛出飽走出小吃店,志偉的電話就響了,掛上電話後他說:「我們主管打來說遠航明天起停飛,我要回去發稿。」當時,我瞪大雙眼,幾乎不敢置信這樣的消息,因為下午我才交出去六月份雜誌的提案,準備明天去遠航開會(是已經延宕了快一週等消息了,就在我以為雜誌就要就此停刊之後,遠航公關來說週二要去開會),沒想到短短幾天,峰迴路又轉,遠航竟然真的要停飛了!難掩心中的震驚,我立即打電話給總編求證這件事,果然她也接到遠航通知說不用去開會了!

志偉回家趕著發稿之際,我一個人坐在丹堤咖啡,腦中回想起這四年來做遠航雜誌的光陰。說實在話,雜誌停刊的結果對我而言未必是不好,畢竟我已經倦怠很久,但是對於遠航人來說,應該更加晴天霹靂吧!回家看到新聞上空姊都泛紅眼框的說:「我們還是想繼續飛!」心中也不禁跟著難過了起來。

2004年3月起到現在,接手遠航刊物也恰好四年有餘了!四年來,我曾經有兩度面臨外稿公司要將雜誌收回去給公司正職編輯製作的情況,只是沒想到,經歷幾天,第二次是一個月後,雜誌還是回到我手上。

因為這本刊物,我可以跳脫情報誌簡單的資訊寫法,而去寫我一直想挑戰的長篇文章;也因為一個人掌握雜誌的內容企劃,我可以將想做的主題放進來;也曾因為一些不熟悉的單元主題,而強迫自己去吸收相關的資訊。
說實在話,四年來,我因為這本雜誌,而增添了不少的工作經驗、人脈,也曾經從中獲得樂趣。

雖然有過好多次不開心的採訪經驗,幾乎讓我萌生不想做了的念頭,但也有過跟著遠航眾主管去帛琉參加帛琉航線十週年慶晚會的難得機會(不過現在看到這些主管被羈押,還真是滿感嘆的),也曾經飛到濟州採訪,還參加過無數次的首航典禮儀式,搭上飛機跟著飛到國外,又跟著飛回台灣,進行搭機一日遊。此外,也曾坐在遠航所有員工中,跟著一起吃尾牙、看摸彩;也參加過五十週年慶園遊會,跟員工們一起吶喊、拍攝拉飛機的浩大場面。
那個時候,搭飛機的次數簡直要直逼我開車的次數了。
我想,這些回憶都將伴隨著我,成為難以忘懷的過去吧。

四年來,我擁有過無數遠航的模型飛機,大多是記者會的贈禮。
還記得當時拿到第一架模型機時,我是多麼欣喜地組裝起來放在家裡。後來,開始購買生肖彩繪機之後,一年一年增加的彩繪機,才讓我把其他的模型飛機收起來(沒地方擺),而這些生肖機,也將成為我對這段四年的工作經歷的最佳紀念品。

製作遠航雜誌不是我唯一的收入,卻是我最主要的收入來源,也是我做過最長久一直沒換的工作了。面對它的停刊,我一樣會湧起擔心沒錢的不安感。
不過,這一年來的疲態感,卻時時讓我知道,自己該有所突破了。

因為,總覺得自己把自己固定在這個位置上了,少了刺激,也少了動力,更少了熱忱,只是用著一種讓自己安心的方式,在工作著。
但要我真的自己說出口「我不做了」,我卻又百般掙扎。畢竟,我就像是每一個安於現狀的人一樣,擔憂自己找不到別的工作,擔憂自己繳不出房貸及付不出生活費。
這不想做又需要錢的兩難,在今日,終於隨著遠航的停飛而幫我做了取捨。

雖然這樣的結果並不是我最樂見的,畢竟做久了,總是對這家航空公司有感情存在,不希望它就此倒閉,而且對於在遠航做了多年的員工來說,一定更加難受。但是或許對於我,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總之,這峰迴路轉的速度,快得驚人。
不過,這一次,從爆發財務危機起,我已經開始醞釀我的心理準備,不至於措手不及。

明天起,還真的要賣起老臉,拜託熟識的編輯及其他出版社,多賞我一口飯吃了。


楊小禎




    全站熱搜

    楊小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