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就是一股「想要不一樣」的心作祟!讓我嘗到了慘敗的滋味。

在無法跳脫又令我煩躁、一成不變的生活中,我很想要不一樣。我其實無法解釋那種煩躁的感覺、那種每天為了錢強逼自己做不想做的事,寫不想寫的稿子的心情。我很想要不一樣,希望自己不是侷限於此,希望我能有一天重新熱愛我的工作,所以我嘗試用不同的寫法、不一樣的開場白、不同的風格去詮釋不同的文章,絞盡腦汁想要寫得好,但愈有這樣的企圖心,就愈寫得不順手。當然也有我費盡心力,終於覺得寫出不一樣的文章,卻被退稿一切重新來過繼續走回灑狗血的路途的經驗。那算慘敗,一種用了真心去寫對方卻不欣賞的慘敗經驗。
而今天,我再度從「想要不一樣」的念頭中,嘗到了慘敗的滋味,因為我去剪頭髮啦。

剪頭髮,彷彿是在這所有令我想要跳脫的生活中,我唯一可以自己做決定、且可以立即不一樣的事。
於是,即使已經習慣了捲髮纏繞,我卻還是有想擺脫捲髮的想法,更多的是已經過長而毫無生氣的瀏海。
出門剪髮前,翻閱以前的照片,我仔細回想,剛燙捲髮時帶給我的自信心,也想起我所懷念的長直髮。

捲度還在,想要剪出長直髮當然不可能,不想洗直、燙直,唯一的方式就是慢慢留,但我又不想繼續跟捲髮糾纏。所以我帶著猶疑不定的心,走進了美髮店,聽設計師的意見。
「妳想要剪短嗎?」「大概這麼短。」設計師比畫著。
「喔~」我低頭遲疑,想起自己好不容易留長的頭髮,可是那種因生活煩躁的心緒也湧上來,剪短好像無法改變什麼,但是那還是唯一可以滿足我想要不一樣的心情的方式。
「好。」我說,不太肯定,自己也不太相信。

接著,我就像一頭待剃毛的綿羊,無法動彈地坐在椅子上,等待著設計師剪髮。
一層又一層,我的頭髮大把大把掉落地面,我沒意識到任何一丁點不捨或悲傷的感覺。
可是,就在接近完成的修剪中,我終於忍不住撇了撇嘴角,開始湧起想哭的情緒。
不是我捨不得我的頭髮,是這個髮型一點都不適合我,很怪,很怪,非常怪。

「我自己好喜歡這個髮型喔。」設計師喜孜孜地說。
我抬頭望向鏡中我背後的他,我怎麼能說:「我覺得很怪。」那不就跟我覺得自己很用心地寫了一篇文章,卻被批評的一無是處、慘遭退稿一樣殘忍。

不對稱?我只是一個平凡人,我不適合不對稱的髮型,因為我身邊也都是平凡人,他們也會跟我一樣看不慣一邊高一邊低、一邊多一邊少、一邊長一邊短的髮型。
而且頭髮短了後,整個身體顯得更巨大了,少了頭髮去均衡視覺上的比例,整個人肥胖到不堪入目。

我開始想哭。
回到家後連晚飯都不想吃,只想躺在床上。

對,這就是我想要不一樣的後果。
我做了錯誤的決定,沒有秉持著我想留長髮的念頭修修就好。
就好像我那篇想要不一樣,用了心寫的文章一樣,換來了被退稿、慘敗的結果。


楊小禎

★唉,當初應該聽KOKO的話,去她的設計師那裡剪,因為我出門前就猶豫著,總覺得該換設計師了。但基於安全使然,我還是去了慣去的地方,但去了慣去的地方,卻沒有遵循我那想要安全的心,而點頭說好、可以剪短,這不是自找的?是什麼?哭死好了。

    全站熱搜

    楊小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