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的真的很想哭。石頭說車車可拉博這週要騎車去三峽吃牛角麵包逛老街,問我要不要參加。已經許久因雨沒騎車的我,雖然知道這週可能還是有點忙,但還是很想去而說好。
而這件事,還變成我這週最期待的一件事。我滿心想著,上次帶白馬王子去小琉球,這次我要騎黑魔王去三峽,還要掛上黑魔王的馬鞍袋,裝牛角麵包回來。哈哈哈。沒想到,我竟然整週寫不出稿子,不對,是寫了很多稿子,但是寫得不好,又寫不出來,還寫不完。
真的很想哭。

如果純粹當做賺錢,稿子其實可以寫得很快,又在沒什麼問題的安全範圍內。可是,當我愈想要寫好,卻又找不到讓我感動的那個點去著筆,也不想假造情感時,我就變得異常痛苦。
真的,說自己的故事容易,但是寫別人的故事卻很難。

這一整週,我的腦袋經常空空,而每天又有必須往外跑的瑣事要處理,無法有一天可以不出門坐在家好好寫稿。
每天像是做了很多事,但該做的卻又沒做。
晚上還會因為焦慮稿子沒寫完而失眠。

昨天,我拒絕了石頭在家舉辦的烤鴨趴。
因為我說:「我要寫稿,我再寫不出來,明天也不用去了。」
沒想到,到半夜一點多,我還是沒寫完。
本來心裡想說無論如何我都要去騎車,只好對不起主編大人了,還去把車胎打了氣,裝上馬鞍袋,相機電池充電,要帶的東西都裝進去。

沒想到,二點多一上床,我卻又因為事情沒做完要去騎車而心虛無比。
這一心虛,我就開始失眠。
腦中無法安靜下來,想著「我這樣對嗎?」
稿子沒寫完,竟然跟朋友出去吃飯!稿子沒寫完,竟然還想去騎車!
我不能永遠給自己很多的藉口,說我要處理的事很多,除了寫稿,還有一些其他工作要做,時間一直被分割、思緒一直被打斷。
如果我做不完,做不好,那就表示我沒能力,我實在不該接這些工作做,免得造成別人的困擾。

強烈的自責與懊惱,讓我即使全身疲累,腰、背痛到不行,都無法入睡。
轉眼,竟已是五點。
很好,根本沒睡覺,稿子也沒寫完的我,累到手腳都在抽蓄,如果還去騎車,我就枉自為人了。加上美編會傳一些檔案給我校稿,如果我根本不在家,那她也不用把稿子趕出來了。

雖然很不想對石頭失約,加上之前也跟上次去夜騎認識的koko說我會去,但是我開始掙扎,告訴自己:「騎車以後有的是機會,失約我也真的很不願意,但是截不了稿我對不起自己,更對不起信任我的人。」
可是當早晨我告訴石頭我不能去騎車之後,我深深懊惱,這可是我期待了一整個星期的大事耶。

這個星期做了好多事,卻沒有一件事讓我這麼期待。
而我卻因為工作效率不彰,而錯過了。

嗚嗚,好想哭。
背又好痛。
頭也很重。
山窮水盡都不足以形容我此刻的狀況。


楊小禎

    全站熱搜

    楊小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