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終於、終於、終於,在金門的最後一天早晨吃到了念念不忘的壽記廣東粥。
我一直很想再去金門,主要原因除了風獅爺外,還希望自己可以悠悠哉哉地住在金門數天,每天早晨都去吃壽記,把那令我念念不忘的滋味記仔細,牢牢地、永遠留在味覺裡。

對壽記之所以這麼念念不忘,實在是因為他那米湯的鮮美滋味迴盪在口中久久不散,還有那鮮美的肉丸子也讓我念念不忘,當然還有其他好多好多的料,以及紮實的油條,組合成了那讓我夢裡也微笑的美好記憶。

於是,第一天抵達金門就飛奔去吃壽記的計畫被飛機延誤降落打亂後,往後的這些天,我天天都在盤算如何在離開金門前,飛奔去吃一碗壽記。
很高興,這個願望終於達成了。

一年後再吃壽記,心中依舊有無限的感動。柔膩如一的味道就跟記憶中一樣。
啃了最後一段油條、吃了最後一顆肉丸子、喝了最後一口粥,我想此次的金門之旅,再沒有遺憾。(當時真的是這麼想的!遺憾卻是在回台灣後才陸續產生。)

也附上第六天中午吃的牛家莊及晚上吃的德記海鮮照片。


待續……

楊小禎

★隨文附上去年寫的壽記廣東粥一文:

有沒有可能,你跟我一起飛到金門一起吃ㄧ碗壽記廣東粥?

老聽大中說金門的廣東粥很好吃,上回到金門出差,下飛機第一件事就是奔到赫赫有名的壽記吃上一碗廣東粥去。只是當時的我肚子十分飢餓,完全分辨不出他的好味在哪裡?只覺得這粥也太稀了吧,雖然他是標榜化米粒於無形,但一定加了很多水煮的。
沒想到,第二天再吃,少了飢餓的感覺,廣東粥的鮮、滑、潤,順暢地滑過我的唇齒間,一口又一口,意猶未盡。
我很少寫這麼煽情的美食文章,但是吃過壽記的廣東粥後,回到台灣念念不忘的就是那滋味,對其他的「粥」再沒興趣了。

首先,得先說說這粥的湯頭,是以大骨熬煮,老闆說一般煮粥都會攪拌,但他們家的粥是不攪拌的,以小火慢熬4、5小時,將米粒化有形為無形,達到米湯融合的境界。
這一碗粥真的看不到絲毫的米粒,但是喝來在米香中卻別有一番鮮美滋味,我想就是因為大骨在「作祟」吧!

然後,說到這粥裡的料,有上等鮮肉丸子、肉絲、肝花、魚片、蛋。老闆會依照每一樣食材熟成的時間,先後下鍋煮。
也就是說,粥熬好後,客人點的時候,先舀粥在鍋裡加熱,再依序放入肉絲、仙肉丸……等,而這下鍋的時間靠的就是經驗了。
在一碗粥裡,吃不到過老的肉絲,也嚐不到縮成一團的肝花,而最讓我念念不忘的就是那上等鮮肉丸子了,總是忍不住留到最後再吃。

再來,得要一提金門的油條。
金門油條是實心的,不像我們常吃的那種空心油條,雖然沒有我們的油條酥脆,但是口感特別紮實也特別Q,很像在吃鹹的甜甜圈,而且一條只要6元,真是「夭壽俗」。

牆上有壽記廣東粥的介紹,還引用了袁枚的話:「見水不見米,非粥也。見米不見水,亦非粥也。必使水米融合,柔膩如一,而後謂之粥。」
嗯,這柔膩如一,說的好。

後來在金門的幾天,常聽人家說到科記廣東粥及碗盤廣東粥,與壽記廣東粥的口味比較。找了一天,去吃了大家都說很不錯的「碗盤」,卻發現,跟壽記的口味比起來還是略遜一籌。不對,應該說二籌、三籌。
但要再吃ㄧ碗壽記,卻沒有那個肚子了。

有沒有可能,你跟我一起飛到金門一起吃ㄧ碗壽記廣東粥?


想再去金門找風獅爺的楊小禎
2006.8.18























    全站熱搜

    楊小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