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門第六夜,因為是臨時決定多留一天,當天並沒有事先訂房,在水調歌頭民宿的老闆介紹下,搬到了附近的另一間民宿,而那一晚只有我和菜桃桂兩個人。
復古的紅眠床,雖是我和菜桃桂都不愛的那種,不過兩個人住並不覺得害怕。
夜裡閒來無事,我還和菜桃桂上演一場模擬洞房花燭夜的對話:「阿桃,今晚是咱們倆的大好日子,來,快過來我身邊。」
哇哈哈哈,也真夠無聊的。

水調歌頭的屋脊上有一尊瓦將軍,是我早就知道的,可是我們住的這一間黃濟股厝上,也有另一尊,在離去前忽然看見祂,也真夠欣喜的。

瓦將軍也是風獅爺的一種,騎獅,做拉弓姿勢。
穿梭在金門老聚落中仔細看,你也會意外發現祂的蹤跡。


待續……

楊小禎












楊小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