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天沒來由一直想到劉德華忘情水這首歌,騎車時常忍不住哼著,等到意識到自己在哼忘情水時,又陷入困惑中:「怎麼忽然想起忘情水?」
劉德華出《忘情水》專輯時,我在補習班很欣賞一個低頭沉思時像極了劉德華忘情水CD封面那張照片的男孩,當時因為不知道他叫什麼名字,偶遇他載著父親去吃薑母鴨,所以就喚他「薑母鴨」。某一日我不經意瞥見他手上拿著忘情水的CD,心頭還一喜,以為我們有相同的喜好。現在回想,年少時還真是純真。

我跟薑母鴨當然沒有在一起,反而跟他的好友邱嘉宏成為好友,嘉宏去當兵時總會寫信給我,通信也通了好多年,放假時我們就相約吃飯,而且他也會很講義氣地幫我約薑母鴨出來一起吃飯。
我到台北念大學,嘉宏的姑姑在羅斯福路上開了一家髮型設計,我還在他的推薦下去剪過一次頭髮。後來,薑母鴨考上警專,學校離我們學校也很近,不過我們卻始終沒有在台北見過面,一直到薑母鴨分發到士林當交通警察時,我才到士林夜市去找過他一次,那天,他請我喝了星巴克。
當時,我已經大學畢業在出版社工作了,四、五年的光陰就這樣過去,一直到現在十多年了,我和薑母鴨、邱嘉宏也漸漸失去聯絡。

有時候想起邱嘉宏,總會想要撥通電話給他,卻不知道電話打了會不會通?他還記不記得我?因為過多的擔心而怯步。但我卻未曾忘記過他曾經對我那麼好,老是幫我製造機會跟薑母鴨吃飯,還常常對薑母鴨說:「你們都在台北讀書,就常常聯絡呀!」

這幾天因為沒來由想到劉德華這首歌,我忽然想起手上拿著劉德華CD的薑母鴨。最後一次知道他的消息時,是嘉宏告訴我他可能快要結婚了,他還責怪我:「妳就是不積極,如果妳積極一點薑母鴨就是妳的了,他女友就是很積極……」(啊咧,感情這種事光靠我積極也沒用啊!)可那也已是好多年前的事了。

忘情水這首歌曾經紅極一時,傳頌大街小巷,我的朋友們每次上KTV點歌總要學著劉德華的口氣唱著:「啊哈,給我一杯忘情水……」發出剛喝下一口水的「哈」聲,然後笑成一團,而且PUB或是泡沫紅茶店的調酒或飲料,也開始出現「忘情水」這種東西。連我那素來不喜歡流行歌曲的老爸,當時也總說:「現在的歌我都不喜歡,只有劉德華這個忘情水還可以聽。」
朗朗上口或許是一個原因,但世間男女應該有不少人想要追求一杯「忘情水」而不可得吧。

如果有一種水,喝了之後真能忘情,那麼,我也想一飲而盡。

小時候,媽媽講故事總會跟我談述孟婆湯。有陣子,我也超愛看廟裡捐印的善書,比方地獄遊記、天堂遊記等等,對於人死前要喝一碗孟婆湯的事印象深刻。當時我還曾信誓旦旦(其實是童言童語)的對媽媽說:「那我一定不要喝孟婆湯,這樣我才會記得你們呀!」

想到忘情水時,我忽然想起孟婆湯。忘情水我看此生是不可得,還不如死後來碗孟婆湯比較快,下輩子才能忘了這輩子的情傷好好重新開始。
不過,孟婆湯緩不濟急吧!而且「時間」就等同於忘情水或孟婆湯的威力,對於一個人、一份感情,隨著時間推演慢慢就會淡忘了,只是藥力發作需要一段時間,這段時間內痛苦在所難免,但終究會有過去的一天。


謹以此首歌,跟所有需要忘情的朋友分享。



寫稿頭昏又來胡言亂語的楊小禎
★哈哈哈,今天才跟菜桃桂說,怎麼看別人的文章這麼好笑?看來,別人看我的文章一定也覺得很好笑,無病呻吟個鬼。
結果,菜桃桂去睡覺後,我果然又寫了一篇無病呻吟的文章。

    全站熱搜

    楊小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