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等待日落,拍出夜晚的感覺,我與攝影在關渡自然公園的自然中心裡,待了很久很久。
在颱風來臨的前一天。

窗外的雨時大時小,眼前一片迷濛,我坐在窗前,看著天光,坐了很久很久。
「有沒有後悔接這次的案子?」攝影問我。
「還好,反正沒事。」我簡短地回答。
好像,有很長一段時間,我沒有靜靜坐著不動了,這應該也是一種難得的放空吧。
我一直在走來走去,跑來跑去,寫來寫去,想來想去,把自己搞得很忙,就連出國去玩,「心」也一樣忙碌。
距離上一次,我坐著等待時間過去,是什麼時候了呢?
我想不起來。

成群的鷺鷥、燕子,低空飛過蘆葦叢。
我的耳邊彷彿迴盪著剛才解說員說:「這種颱風天,動物是不容易觀察的,因為牠們不會遵照一般正常的行徑行動。」
攝影的聲音也不時響起:「我好像是第一次颱風天還要工作。」

我好像不是第一次颱風天還要工作。
大雨、狂風、落石都遇過。
不過比起那些颱風天還要站在水中報新聞的電視台記者,我想我已經幸福太多。

可是,為什麼有一種想逃的念頭呢?
逃離某個人,逃離某種感覺、逃離某種心情、逃離某份工作、逃離某個自己設限的框框、逃離我的沒有勇氣、逃離眼前的一切。

颱風天,我的腦袋也跟動物們一樣,不按照正常行徑了!
你瞧!我的快門也在顫抖了!


現在逃,或許還來得及。

    全站熱搜

    楊小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