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排雲山莊走出塔塔加鞍部時,一開始還沾沾自喜下山比較好走,因為不喘且腳程較快,比起攻頂那段頭暈到走不動好多了!沒想到後面的惡夢才正要上演。
怎麼走都走不到鞍部的登山口,明明遠遠就看到入口及接駁車,但是山路偏偏彎來彎去,距離根本就沒有拉近啊!讓我不禁開始暗暗懷疑這個8.5公里的距離是騙人的,一定是算直線距離,因為在平地走五百公尺覺得很快,但是在山上每個五百公尺的標記都離很遠。

「啊~為什麼都走不到~~~~~~~~~~」我忍不住停在我痛恨的碎石下坡路段大喊,腳小指的疼痛已經達到最高點,讓我覺得它都已經腫起來,快要衝破我的鞋子了。
「忍耐一下,快到了。」烏瑪斯的話對我已經起不了任何作用了。
而且因為他一直亦步亦趨地跟在我身後,讓我更覺得來自背後的壓力很大,好幾次都希望他走到我前面去,烏瑪斯怕我走到天黑也走不出去當然不肯,於是一路上就一直用「衝衝衝」來脅迫外加鼓勵我。
一邊走我開始暗自告訴自己,什麼明年要爬雪山、爬嘉明湖的,我還是算了,我再也不爬山了啦。
(其實,下山實在不是體力不濟,而是腳指頭的疼痛太難受了。)

但是,許勇腳跟葉健腿卻還興致勃勃地說下次還要去爬北峰,體力之好的。
這也難怪,烏瑪斯一直想把麗娟網羅至「玉山之子」旗下,一直叫我跟乜寇推薦找麗娟來當嚮導。
哈哈哈哈!

於是,當麗娟說下次要跟她同事去爬北插天山時,我整個人攤在車上說:「可是我要退出登山界了耶!(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加入過)」
「退出什麼登山界,妳的裝備怎麼辦?都買了!」
哇咧,難道我要為了我二萬元的裝備繼續登山喔,我根本不適合登山,我這輩子爬過一次玉山就夠了,我已經可以領攻頂證書跟我的兒孫炫耀當傳家之寶了。
嗚嗚嗚嗚~~~~~~~~~~~~~~~~~~~~~啜泣,回去我就要把它們都拍賣掉。

這個時候,青蛙說過的話忽然隱隱約約地在耳邊飄過。
「問去爬過山的人下次還要不要再去,大多數人都會跟你說不去了!下次不爬了!但是有80%的人都會再上去。」

難道,我也會變成那百分之八十的其中一個嗎?????????
要命喔!千萬不要!


楊小禎
2005/11/6
●玉山之子網站 http://QEPIS.247VIP.NET/
http://qepis.3wcity.com/



    全站熱搜

    楊小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