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東埔泡過溫泉回到望鄉,乜寇的papa跑出來迎接我們,還給了我好幾個大擁抱,他的臉上帶著真心、感動的笑容,猛拍我的肩膀,猛拍我的背,感覺像是比看到自己的女兒爬上去還高興,用我要很用力聽才聽得懂的國語拉著我的手跟我說了好多話。
他說:「在這個玉山,呼吸是很不一樣的。」
他也說:「我這個爬山啊,我都沒有生病。」
而且最感人的是,他告訴我他因為擔心我爬不上去,前一晚擔心到12點多都睡不著,中午的時候還叫乜寇要打電話問問看我爬的怎麼樣了!下午三、四點工作結束就回家等我,讓我聽得百感交集、幾乎就要熱淚盈框。
沒想到,乜寇爸爸比我自己還要關心我有沒有爬上去。

想起上一次我到望鄉,他一直很擔心我中午沒有吃飯,晚上還回去煮飯、炒菜,十點多還來跟我說:「我白天要工作,大姊也要工作,妳中午都沒有吃飯。」
關心的心情完全寫在臉上。

他是一個很慈祥的老伯,不說話的時候好像很憂愁,但是笑起來卻很誠懇。七十歲了還是一直辛勤工作,去望鄉時,我總會看到他穿著迷彩服,扛著竹子或什麼的回家,一大早五點多,就聽到他起來活動的聲音,瘦小、黝黑卻努力工作的身影,讓我看到了布農族人的堅毅性格。
去望鄉以前,我也看過乜寇寫的《父親與土地》的文章,一直因他所說的那句:「至少我們還有呼吸啊!」深受感動。
人生遇到逆境不打緊,只要還有呼吸,沒有什麼是過不去的。
這應該是乜寇爸爸給我最大的啟示吧!

吃飯的時候,他一直試圖要向麗娟、小葉解釋為什麼我爬上玉山他這麼高興,卻一直因為心情激動無法完整表達,聽他講到一半哽住的話,我真的很感動,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
要走的時候,他拉著我的手、搭著我的肩、用頭靠著我的頭,叫我要快樂。
還包了一大堆蕃薯要讓我們帶回去吃,一人一大袋。

開車離開乜寇家的民宿,我從後照鏡看到他一直站在院子裡看著我的車駛離,心中百感交集。
我想,這就是我為什麼這麼喜歡望鄉的原因。因為,那裡有濃厚的人情味,那裡讓妳有回家的感覺,而且看到他們為生活所付出的努力,會讓妳不斷反思自己。

我不知道自己以後還有沒有可能回到望鄉,但是我會永遠記得望鄉所給我的溫暖,記得乜寇讓我產生爬上玉山的夢想,記得乜寇大姊煮的菜、種的葡萄、釀的葡萄酒,記得乜寇堂姊的歌聲及舞蹈,記得乜寇媽媽種的蕃薯及玉米的甜味,記得乜寇爸爸所給我的溫暖擁抱。

回到台北後,我打開裝著蕃薯的塑膠袋,看到一個個形狀不一、外皮凹凸不平的蕃薯,忽然很想哭,在它們樸實無華的外表中,隱藏著甜美的滋味,其實就跟乜寇爸爸一樣,在他滿是皺紋的笑容及厚實的手掌中,我看到了、也摸到了,無可取代的真心。


楊小禎
2005/11/6

★如果你問我,爬玉山難不難?我一定會跟你說很難,然後又說不難。
因為連我都可以走上去了,那麼,你也可以。

    全站熱搜

    楊小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