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把朋友送的禮物放在床邊,臨睡前總要拿在手上看一遍,而就在那個不成眠的夜晚,她意外的發現朋友送的禮物是有溫度的,緩緩的、輕輕的、從她的手掌心傳來,帶著灼熱感。
她有好長好長一段時間,沒有收過禮物了!不,禮物是陸續收過一些的,但卻沒有一個像這個一樣,在她心中掀起了些微的波瀾,讓她好些個夜晚都無法平靜。因為,她的思緒被拉回了好多好多年前,有一個男人,帶著一個又一個的禮物,闖進了她的生活。

男人是她的同事,在她離開那家公司之後的某一天,男人打了通電話給她,告訴她:「我在妳家附近,一起去吃個飯?」
賦閒在家的她心想,「反正也沒事,也好。」於是赴了男人的邀約,而這個男人以往在公司時,卻跟她一點也不熟,連話也難得說上幾句。

男人出現在她家樓下的次數漸漸多了起來,每一次都是:「我剛好到妳家附近,要不要去吃飯?」
她沒有質疑過男人為何那麼常出現在這個她居住的城市,單純地想著:「他可能只是無聊,想找個伴一起吃飯。」
但是,身邊的朋友卻在她與男人第N次一起吃飯,第N次一起出遊之後,紛紛告訴她:「他是不是對妳有意思啊?」「他是不是想追妳?」「哪有那麼剛好的?常常去妳家附近?」「小心一點!」
不想一廂情願會錯意的她,甩甩頭,想把這樣的忠言拋之腦後。
接著,男人從到她家樓下約她吃飯,漸漸地成為進入她家作客的好朋友。

她一向好客,只要把對方視為朋友,就開始掏心掏肺。
男人很關心她,不時在線上與她聊著今天的生活、今天的心情,甚至會在她半夜三點一句「我好想吃宵夜喔!」時,騎著機車從大老遠的台北市送到她居住的台北縣,然後與她一起分享一杯熱騰騰的關東煮,或是一碗熱呼呼的麵。
甚至於,在她要搬家的時候,男人還夜半開著車到她家,幫忙她搬些生活用品,再開著車帶她去吃永和豆漿,一起迎接早晨的太陽。
有一次,她跟裝冷氣的師父起了衝突,一通電話,男人就在大半年沒起過床的清晨八點,到了她家坐鎮陪她,還順路帶了一碗蚵仔麵線給她當早餐。
身邊的朋友,聽到男人這些「見義勇為」「熱心助人」的事蹟後,再度告訴她:「可以定下來了啦!不要那麼挑了!」「他喜歡妳,真的!」
但是男人未曾表態,她還是警告自己,不要想太多。

男人很愛做菜,經常在傍晚帶著買好的青菜、番茄、海鮮、牛肉等等,到她家下廚做一頓好菜給她吃。
男人知道她愛吃草莓,在草莓豐收的季節裡,帶著煉乳、帶著透明的冰淇淋杯,說要擺出一盤視覺、創意、口味都讓她驚艷的草莓甜點。
男人為了做焗烤,特地去生活工場挑了一個烤盤,在她家裡用她的大烤箱,烤出了一盤金黃誘人的晚餐。

男人偶爾抱怨她的懶散,抱怨她不在客廳放垃圾桶,直嚷嚷著:「我買一個給妳好不好?」
男人也抱怨她用來泡茶的茶壺不夠美,無法讓喝茶的時光擁有更愉悅的視覺享受,於是也老嚷嚷著:「我去挑一個送妳。」
她阻止了男人的好意,因為,男人像是要將自己的習慣與喜好植入她的生活。

某一天,男人帶來了一個很大的蠟燭,告訴她:「這個給妳。」。
只因為,男人上次聽她和朋友聊起,搬新家要點蠟燭!
男人也在某一天,帶著一個有著可愛小白熊弔環的擦手巾出現在她家,因為男人常說:「洗手台就該有條擦手巾」。
男人,用一個接一個的禮物,進駐了她的生活。

一個人在家的時候,她看到男人的這些禮物,總會想起他的叮嚀。
男人來拜訪她的時候,她嚐著男人親手做的料理,眼神漸漸柔和了。
她以為,開始慢慢地以為,男人是喜歡她的,否則不會在她需要時伸出援手,也不會時時出現在她的生活中,時時惦著她愛吃什麼,時時送禮物過來。

男人終究還是伸手抱了她,在一個兩人靜靜坐在沙發上看著電視的夜晚。
男人輕輕地撫著她的頭髮、她的背,握起她的手親吻了一下。
在經歷過前一段深刻、濃烈的感情創傷之後,她以為、她曾經以為自己再也得不到幸福了。而在男人伸手擁抱她的時刻,她是那樣相信著,「這一次,我真的會幸福!」

然後,她終究還是失望了!她終究還是受傷了!
因為,那天以後,男人開始疏遠她。

他不再主動聯繫、不再致電關心、不再出現在網路上,接下來的每一天又一天,男人都杳無音訊。

她不懂,前一天還溫柔擁抱著她的男人,為什麼會說變就變?
在腦海中詢問過自己無數次之後,得到的唯一答案就是:「是的!他不喜歡妳!喜歡一個人不是這樣的!喜歡一個人不會留下問號給她!」

忍受不了內心的困惑及落寞,忍不住她去找了男人,在男人家樓下,他無情地說:「我不想讓妳誤會!」
轉身離去的那一刻,她淚流雙頰。「那麼,你的擁抱算什麼?你的親吻算什麼?」
她聽到心碎的聲音。

幾個月後,她得到一個很不錯的工作機會,性質足以讓她發揮所長,收入也足以讓她生活無虞。
可是,進了那家公司之後,她卻發現,男人和她在同一個部門,部門裡每個同事還都問她:「XX說他跟妳很熟!」。
「很熟?都好幾個月不聯絡了!還很熟?」她心中嗤之以鼻,但微笑不語,伴隨而來的是鼻酸到想哭。
而她也發現,她原來這麼不想見到他,因為,她不想面對傷心的過往。
三天後,她提了辭呈,離開了那家高薪挖角的公司。
「原來,理性戰不勝感情。」離開的那一刻,她苦笑。而男人卻還在她離開公司的下一刻,打電話來要求她把她這幾天工作所找到的受訪者們轉給他,撿現成便宜。

是的!男人讓她覺得自己很不堪,好像自己有千般不好,很不值得被愛、很不值得被疼惜。
過往一段讓她傷透心、幾乎失去自尊的感情,那個男人總是愛來就來、說走就走,常常留下滿腦子問號、一肚子傷心給她。
而這一段她原以為幸福可期的感情,男人卻是一句「我不想讓妳誤會」就撇清了一切。如果男人不曾對她好,她不會有這麼強烈的宛若被利刃劃傷的情緒。

她恨透了這個男人,因為他讓她再也不相信朋友、也不相信人性。
她變得封閉,不喜歡與人交際、不想對別人好。
一直到很久很久的以後,她才逐步走出這樣的陰霾。

許許多多年過去,她避談感情,真的遇上了的心動的對象,也總是讓她在試探之後摔跤。
許許多多年來,她總會想起,自己在感情上一次又一次的落空,一次又一次的被棄如蔽屣,一次又一次的痛徹心扉。

或許,這是她感情上的宿命。永遠永遠,得不到幸福。

男人送的禮物還留在她家裡,不是捨不得丟棄,而是強烈的恨意支撐了她面對往事的勇氣。
「烤盤,我烤東西時可以用,為什麼要丟?」
「蠟燭,停電時可以用,為什麼要丟?」
「擦手巾,可以拿來當抹布,用髒了再丟!」
「…………………………………」

她替這些禮物,一一找到了用途!唯一沒有再用到的,就是那罐一直放在她冰箱裡用一半的煉乳,如她對感情的渴望及冀望,隨著時間過去而慢慢冰凍、凝固了……

「我是一個需要很多很多愛的人!」丟棄冰箱那罐男人帶來的、放了五年的煉乳時,她心中湧起了這樣一句話。
「但是,沒有人愛我。」她的淚,滑落在那些個不成眠的夜裡。
所幸,手中朋友送的禮物,傳遞了一絲絲、綿延不絕的溫暖。


楊小禎
2008.8.5

    全站熱搜

    楊小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