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先,我想先表達我此刻的心情。昨晚,在武陵富野的房間裡看到新聞快報,說澎湖有九名獨木舟好手橫渡台灣海峽時,有兩名隊員失蹤。當時,彈進腦中的就是「澎湖」「獨木舟」兩句名詞,然後我馬上想到呂逸林大哥,這種橫渡的挑戰就像他會做的事。(他是我以前本來要去澎湖採訪獨木舟時認識的,後來沒有成行,但呂逸林大哥卻一直都有看我的部落格,每當我寫了自怨自艾的文章時,他就會在msn上鼓勵我,讚美我說我是一個很好的女孩,幫我打氣,讓我很感動。)

新聞快報沒有隊員的名單,守著電視想看接下來的新聞報導,卻一直沒等到,加上我的NB還在送修中,也不能上網查新聞,加上沒有帶電話號碼出來,心裡真很焦急,只好等著早上六點早起看晨間新聞,然後我看到了呂逸林大哥出現在鏡頭前講話,他果然是九名隊員之ㄧ,失蹤的兩名隊員也有一位在昨晚被尋獲,而另一名,中午時我打電話問游小魚,知道另一名也被找到了。心中的大石總算落了地,謝天謝地,大家都沒事呢。呼。

好。那麼,該來說說我的武陵農場之旅了。

昨天是我的生日。每一年我生日時,總會希望那一天可以見到喜歡的人一面,我是說假使有的話,不過沒有一年如願過。
但我卻很開心,每一年總是會有朋友記得我的生日。今年當然也不例外。

我的網友Evan,這幾年在我生日前好久,就會開始邀約我,說要陪我過生日吃大餐,去年也是她陪我度過的,今年她也是早早就來約我,而北雁也從月中就開始盤算著當我生日時要來做蛋糕給我吃,高中同學游小魚更是問了我好多次,要不要回彰化過生日。
這讓我很感動,因為那曾經被眾人遺忘的日子,卻已經成為被眾人祝福的日子。

本來很希望生日那一天可以去完成一件什麼事,比方說去一個特別的地方騎車,或去爬一座郊山,或是乾脆一個人找個地方去玩。
不過因為想到眾家好友的熱情相約,我從想去騎車、想去爬山,到答應北雁做蛋糕的邀約,以及Evan共進晚餐的提議。

沒想到,就在我已經決定生日就要和這兩人共度的時候,某週刊竟然在我生日前兩天問我要不要去武陵農場參加媒體團。

武陵農場,是我想了很多很多年一直想去卻沒去成的地方,就連報名了兩次的爬雪山之旅都因豪雨特報而取消。尤其是以前看電視劇「聖稜的星光」時,更是超想奔去武陵農場及雪山。
我在心中掙扎,一邊是友情的盛情,一邊卻是多年的願望,我該怎麼抉擇?

後來,牙一咬,我答應了某週刊去出差。
卻沒想到,這竟然是我一個人的媒體團之旅。

本來以為至少可以找個攝影師陪同,卻變成了我一個人去,而且,不是要我去寫稿,竟然要我去拍照。這,這,這該從何說起呢?
我是很喜歡拍照啦!但是我又拍得不是很好!
而本來以為會有很多媒體,出發前還和菜桃桂、許可樂說,我其實不喜歡人多的場合,因為我不喜歡跟人交際。(沒想到卻得到她們一致的反駁:「妳很會跟人家交際好不好?」有嗎?有嗎?她們還舉了例說,我參加完媒體團後都會跟人家連絡,比方豪哥、莨凱、志偉……,啊,那一年參加那麼多媒體團,也難得碰上一個回還後會聯絡的啊。)

沒想到,一切都從「沒想到」開始了。

首先,媒體團只有我一人。
而且我還搭上了只有五個人的大型遊覽車上武陵農場。(回程更少,只有三個人)
抵達武陵富野後,飯店公關安排我自己去吃午餐,跟我約下午三點半去搭遊園巴士,於是吃飽飯後的兩小時,我躺在房間床上睡午覺補眠,竟然真的有了度假的感覺。

下午的遊園巴士帶著我和遊客們,去摘了水蜜桃、看了雪山登山口、看了櫻花鉤吻鮭、去試喝的武陵雪峰茶。
除了背負著拍照的壓力外,真的悠悠哉哉的。

晚上和上來度假的報社記者,以及逢春園的許姊,一起吃了飯。
她們還幫我唱了生日快樂歌說。嗚嗚~
因為沒有帶電腦,電視頻道又少,所以自己晚上在房間內看了劉德華演的「瘦身男女」,竟然哭的西哩花啦的。見鬼了。大概是因為主題曲不斷放著小華唱的「我願意為愛瘦一次……」讓我想起我的心情,哈哈哈哈哈。

今天一早,我六點就起床等候電視新聞,確定大家平安後,自己去吃了早餐。帶著相機出去散步拍照。
天空好藍好藍,柳杉林的香氣讓人好舒服。

而更妙的是,今天因為有水蜜桃季及泰雅文化館的開幕活動,現場有好大的水蜜桃蛋糕。主持人還邀請現場六月份的壽星上台切蛋糕(我耍害羞沒有舉手),但是樂團奏起了生日快樂歌,真的讓我有種過生日的感覺。
中午則和飯店公關提著菜籃出去涼亭野餐,也是很舒服的體驗。

這兩天,除了擔憂呂大哥一行人的安危之外,真的過的很充實也很寫意。
沒想到,採訪之旅竟然可以變成好像生日度假之旅,也等於是實現了我「乾脆一個人上哪裡去玩」「一直好想去武陵農場」的兩個願望。

那麼,難道這趟一個人的武陵農場採訪之旅,其實是老天爺送給我的生日禮物!


楊小禎
2007.6.29



























































    全站熱搜

    楊小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