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朵花給妳,很香。」在高雄寶來溫泉的山璞傳說採訪時,黃小姐採了幾朵沾上雨滴的小白花,遞給了我兩朵。
「嗯,真的很香。」花有一種很清香的氣息,加上眼前的一杯摩卡咖啡,對當時的我著實有點小安慰到的作用。
看到王彼得在雨中拍完照走過來,我伸出手遞出小白花:「很香耶。」
「很香,好啊。」回答很簡短。
「你聞聞看。」那一刻我想把那種被花香小小安慰到的感覺傳遞出去。
「我不要。」呵,被拒絕了。也是,讓自己開心的不見得對每一個人都有用,我低頭繼續把弄手上的小白花,忽然,腦中就響起了劉若英的《後來》。

這首歌也算紅極一時,大學時代每次和朋友去唱歌,大家都會點來唱。
我並沒有特別喜歡這首歌,可能當時心中還沒有歌詞中那樣的感觸。但這些天,不知為何,騎車時常會不自覺地哼著這首歌。可能是被梔子花給影響了吧。

************************************************************************
「你好嗎?」這句話,此刻我還是很想問你。
距離上一次吃喜酒時碰到面,到現在竟然也一年過去了,時間真的過的好快好快。
你好嗎?現在的你,好嗎?
你還是做著同一份工作?住在同一個地方?有沒有人,一直陪著你?

雖然說好以後再見面,我一定要笑著面對你,但是最近的我,真的很鬱悶。我不太確定,如果某一天我遇見了你,我能不能笑著對你說:「我很好。」
說來慚愧,三十多歲了,好像應該要長大一點,成熟一點,看事情看開一點,但是我卻好像有點倒回走,變得焦躁、容易煩躁、也容易沮喪。

劉若英這首歌裡唱著:「為什麼人年少時,一定要讓深愛的人受傷。」
讓深愛的人受傷這件事,好像不是只有年少時會做,都一把年紀了,銳角應該愈磨愈平了,但也許一個人過久了,愈追求自我,反而愈容易讓愛著的人受傷。
呵,我該說什麼呢?

以前,沮喪的時候,總是想到你,想不顧一切地奔到你身邊。那些年也因為有你,我才得以找到一個棲風避雨的角落。
三年沒聯絡了,現在已經不再會動不動就想起你,想起你的次數愈來愈少,甚至於我都快要想不起你的長相了。當我意識到這一點時,我試圖在腦海中描繪出你的輪廓,模糊著卻又有點清晰,就連那總是讓我感到溫暖的手心,我都記不得它的溫度了。
還有,我曾經那樣熟悉的你的城市,這些年竟然也真的沒有再踏進去的機會了。東城門的夜晚燈光依舊嗎?護城河畔還是有著綠樹綠意嗎?清大夜市的糯米腸包香腸滋味如昔嗎?新竹公園的大草坪還有星星嗎?

就跟這些逐漸逝去的記憶一樣,我好像已經忘了要怎麼去愛一個人?要怎麼去表達我的思念及情感?要怎麼去和某一個人緊緊擁抱?就連牽手都不知道從哪裡開始。
退縮及逃避,好像是我僅能做的。
我好像隨時都在做好準備,但又好像隨時等著逃避,也許我漸漸失去愛一個人的勇氣了。

你還會想起我嗎?你會想起怎樣的我?

今天,我在回家的路上,哼著這首歌又想起你。
說來奇怪,我真的真的好久沒有想起你了,但最近太過沮喪,又加上梔子花讓我想起這首《後來》,才讓我連帶著一直想起你。
好想對你說:「我老是把事情搞砸。」但你,還會想聽嗎?

不,你不想聽,我知道。
你不愛我愁眉苦臉,所以我尋找開朗與熱力。

最近,你好嗎?有沒有一個她可以一直陪著你。你知道的,我一直好希望好希望你可以一直幸福。
身邊的朋友該結婚的都結婚了!若有一天,你將與愛人步入禮堂,請一定要稍來你的喜訊。我期望,那個時候,我可以把自己打理好,帶著滿臉愉悅的笑容去祝賀你們。

就算一個人,我也一定會去。可以看見你幸福著的時刻,我絕不逃避。


楊小禎
2007.4.13

劉若英:後來

詞:施人誠、曲:玉城千春、編曲:王繼康

後來 我總算學會了 如何去愛
可惜你 早已遠去 消失在人海
後來 終於在眼淚中明白
有些人 一旦錯過就不再

梔子花 白花瓣 落在我藍色百褶裙上
愛你 你輕聲說
我低下頭 聞見一陣芬芳
那個永恆的夜晚 十七歲仲夏
你吻我的那個夜晚
讓我往後的時光 每當有感嘆
總想起 當天的星光

那時候的愛情 為什麼就能那樣簡單
而又是為什麼 人年少時
一定要讓深愛的人受傷
在這相似的深夜裡 你是否一樣
也在靜靜追悔感傷
如果當時我們能 不那麼倔強
現在也 不那麼遺憾

你都如何回憶我 帶著笑或是很沉默
這些年來 有沒有人能讓你不寂寞

永遠不會再重來
有一個男孩 愛著那個女孩

    全站熱搜

    楊小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