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去阿牛店裡買鹽酥雞,看到一對可愛的小舞獅,我問:「阿牛,這是哪裡買的?」「妳要買嗎?」「對。」「我幫妳買。」
阿牛說小獅子今天就可以拿到,再跟我msn聯絡。下午出去接稿時,心中想著回家會路過阿牛的店,順道去問問小獅子到了沒,就不用再跑一趟。而我晚上在跟彭大爺聊這件事時,忽然想起我以前也認識過一對賣鹽酥雞跟果汁、飲料的朋友,那陣子常往他們店裡跑,有一次老闆生日時,我們還一起去好樂迪唱歌,可是有一陣子沒去後,他們的店竟然收掉了,就此人去樓空…………。思念,就這樣一發不可收拾。

那家店是在中和,仔細想想也是好多年前的往事了。
當時,我常在午夜騎車出門去找凱,我們兩人就一起晃到她住家附近的小公園盪鞦韆、聊天,也是這樣才認識大豐跟思伶的(不太確定名字是不是這樣寫)。

那一晚,我們照例沿著騎樓走到小公園,發現了一家新開的果汁店,店內也賣著鹽酥雞,停下來買了杯木瓜牛奶,當思伶轉身打果汁的時候,我看到店前擺放著的色澤鮮艷的水果,忍不住垂涎欲滴,尤其是那碩大又黃澄澄的芒果。
於是,我開玩笑地說:「老闆,我剛剛差點偷走妳的芒果。」
「ㄟ,這樣不行喔。」我們相視而笑。

跟凱盪完鞦韆後,又沿著路走回去,忽然聽到:「芒果妹,芒果妹,我請妳喝紅茶。」
就這樣,我們跟大豐和思伶熟了起來。

大豐和思伶是一對男女朋友,一起創業。
大豐本來就是賣鹽酥雞的,而思伶白天在公家機關上班,晚上下班後到店裡打果汁賣飲料,要一直工作到午夜,很辛苦。
當時思伶一直猶豫著要不要乾脆離職,專心做果汁店。可是生意才剛起步,還不知道穩不穩定,所以大豐總是勸她再想想,大豐說,「先不要職辭,至少每個月還保障三萬元的收入。」
不過做生意也是要全心全意的,後來思伶還是辭職了。

我跟凱那陣子常到店裡喝果汁、吃鹽酥雞。有陣子我為了要不要減肥而苦惱時,大豐跟我說:「換膚換臉換身材,還不如換心情。」
我們一起大笑,當時覺得這句話說的真好。
大豐還把我當時很推薦的民宿名片放在店裡,順便幫他們做做廣告招攬生意,真是好人。思伶也常常推薦我喝新口味的飲料,每一杯都可以看到她用心的身影。

大豐生日時,我們一起在店打烊後去唱KTV,應該也是唱到天亮吧。
我還記得,當時覺得這樣的緣分好奇妙,也很不可思議。買果汁買到跟老闆變成朋友,還一起去唱歌慶生。

有陣子,忙。很少去找凱,也沒去喝果汁跟買鹽酥雞,沒想到一次出差回來,心中直念著要去找大豐跟思伶,店卻收掉了。
當時,真的好錯愕好錯愕。心中很懊惱,當時怎麼沒留過他們的手機號碼,總以為店會一直都在那裡,也很自責為何那麼長一陣子都沒去買果汁,就這樣,也不知道為何他們要把店收掉,也不知道他們以後的打算,去了哪裡。

世事真的好無常,說變就變。
今晚忽然回想起這段往事,好感概。

雖說人跟人之間的緣分總有到了盡頭的時候,但是人真的要把握身邊的緣分,不要因為以為它會一直都在,就忽略了。
等到真正失去的那天,再來惋惜及懊惱,一切都不會再回來及重頭。


楊小禎
★找到快5年前寫的盪鞦韆的文章,那是好久前的往事了呢!

幸福的所在--深夜裡的公園鞦韆

「走吧!我們去吃宵夜!」我在MSN上跟凱這樣說。
「啊~可是我剛吃飽。」凱說。
「是哦!我好累!我想去吃東西。」
「好累還要去吃東西哦?」
「嗯~現在只有吃東西會讓我覺得快樂。」
疲累的時候有兩種,一種是充實的疲累,充實的疲累會讓我想睡覺,動都不想動!另外一種是豬頭的疲累,豬頭的疲累讓我想用吃東西來好好的彌補。

「妳要吃什麼?我陪妳去吃!」凱義不容辭地說,讓我感動地幾乎快要痛哭流涕。
「我想喝熱呼呼的湯!」如果這個時候,能夠來一鍋暖呼呼的湯,我想我一定會因為胃的滿足而快樂不少的。

好累!我真的好累!
這些天的疲累,讓我深深覺得自己也許不應該這麼講求責任與道義、這麼一諾千金,應該要唯利是圖些。
可是,從來不用馬虎心態看待工作的我,卻始終無法做到『唯利是圖』。
然後,疲累。

幸虧在我回到家打開電腦之後,還能在MSN名單上看到令我安心的名字與朋友。
匆忙套上牛仔褲與衣服的我,跟凱去吃了三媽臭臭鍋。

我一邊喝著火辣辣的湯、一邊揮動食指擦拭著因為過辣眼角流出的眼淚,再一邊跟凱說著那些豬頭的疲累。

嘰哩咕嚕的臭臭鍋加上我嘰哩咕嚕的話語,整個店裡到處都是嘰哩咕嚕的聲音。
吃完臭臭鍋裡的材料之後,我還意猶未盡地喝光所有的熱湯。
站起身後,才發現自己竟然因為吃得太飽而好想吐,我邊嚷嚷著:「喔!好飽!我幹嘛把自己搞成這樣!」邊和凱沿著街道散起步來幫助消化!

漫步到凱家附近的小公園,空無一人的公園裡有著一座可以爬來爬去的溜滑梯、三隻造型不一的木馬,以及一排鞦韆。
空空曠曠的,在昏黃的燈光下。

「我有時候會和小米一起來公園盪鞦韆。」凱說,小米是凱的室友。
「是哦。」我爬上溜滑梯,一溜而下。
然後,將自己肥大的身軀裝在木馬上,可是木馬太小了,我一坐上去,它就好像快要跌倒一樣,無法好好地前後擺動。
我有些失望。
我真的不小了呢!

記得小時候,家裡也有一隻木馬,因為佔空間,在我們年紀漸長漸漸遺忘它時,爸爸就把它收在樓梯底下的小小儲藏室裡。
偶爾,我吵著要騎時,它才有重見天日的一天。

我還有一輛小速克達。
三輪車。
這輛小速克達讓我驕傲了很久很久,因為在眾多平凡無奇的三輪車中,它顯得十分特別。
「我的車跟姑姑的一樣。」當時,小姑姑騎的機車就是速克達,就跟我那輛一樣。
它陪伴我走過無憂無慮的童年。
連小時候總是跟我玩在一起的堂哥,現在還常常會問我:「啊,妳那輛速克達勒?」
然後,我們就會陷入童年的記憶裡。

凱坐在鞦韆上,盪了起來。
我走到她身邊,也跟著盪了起來。

仔細想想,我大概已經有很多很多年沒有玩過鞦韆了吧!
我想,起碼也有十年。

這十年,我從一個學生,成為一個在職場上工作了三、四年,卻還是一點成就都沒有的人。
我從一個只知道唸書、玩樂的小孩,變成一個為謀三餐溫飽而把自己搞的焦頭爛額的人。
甚至是,在辛苦的工作中,漸漸失去了對工作的熱忱,以及對自己的期許。

「沒有朝氣。」我想起網友蜜兒在見到我的時候說的一句話。

深夜的公園,夜涼如水。
原本穿著涼鞋的我,一直很怕鞋子被我甩出去,索性,脫了鞋。
光著腳丫在空中盪啊盪啊、甩啊甩啊,好像也把什麼束縛給擺脫了一樣。
忽然也想起想起小時候舊家裡的鞦韆。

我曾經說過,小時候爸爸在我心中就是萬能的天神。
當時,爸爸曾經自己做了一個鞦韆。
嗯,正確來說,是兩個,一個舊了又做了一個。
用木板做成椅子,下方再鋸兩根木棒釘上,露出頭尾,綁上粗硬的麻繩,掉在家裡院子的棚架下。
每天,我都會自己在家裡玩鞦韆,站在鞦韆上,盪得愈高心情就愈飛揚,還能看見隔壁人家院子裡的動靜呢!
那段日子,真的很快樂。
茶來張口、飯來伸手,反正爸媽都會弄得妥妥當當,從不知道出社會工作是這麼辛苦的一件事…………

我光著腳丫,又去玩了幾次溜滑梯,爬爬給小孩子爬的玩意,竟不自覺地笑了起來
彷彿又回到那個充滿稚趣的童年裡。

人,一旦年紀愈大,就愈會把許許多多的枷鎖往自己身上套。
這個不能做、那個不能做、講話要得體、不要太幼稚…….
也許也正因為如此,我幾乎沒想過要去玩鞦韆。
我的娛樂,就是上網、看電視、逛街、唱歌、吃大餐……,善用所有科技之下的產物,或是極盡奢華的享受美食。

從來不知道,簡單的公園鞦韆竟然也能讓我笑得如此不矯情、如此真心。
呵~難怪日劇『名牌愛情』中的女主角,每次心煩的時候,都會去公園盪鞦韆。
沉思著。
在她全身名牌的裝扮下,也渴望著單純吧!

唯一不同的是,陪在她身邊的男人,與她是彼此相愛。
而陪在我身邊的人,是對我百般包容與體諒的網友凱。
我看看身邊的凱,點點頭。

其實,我是幸福的!
即使,我被生活壓力逼得幾乎喘不過氣,但是,我卻有可以分享心事、一起盪鞦韆的朋友。
而且,我找到了遺落多年的簡單快樂。
澄澈透明的、乾乾淨淨的…………

在迎著風飛揚的同時,我笑得如此任性自得!
忙碌的、豬頭的、悲傷的、煩躁的……,通通都跟著鞋子一起被我甩掉、在鞦韆飛到半空中時全部留在地面了!

深夜裡,我在公園的鞦韆上,卸下所有情緒,遇見最原始的自己!


小禎 2002/4/20
★本來應該去公園拍個鞦韆或什麼的來配這段文字,但是,因為急於想和朋友們分享盪鞦韆的心情,所以,就算了。希望,在忙碌生活的同時,每位朋友也都能擁有簡單的快樂!

    全站熱搜

    楊小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