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多個夜裡,我一個人坐在「鴨天狗」,點一個龍蝦飯糰、一碗味噌湯、幾串串燒有雞肉、豬肉、肥腸、培根蘆筍、玉米等,默默吃著。小店沒有繁複的裝潢,流轉著電視新聞的聲音,昏黃的燈光下,我看著老闆在炭火上轉著串燒。
好幾次,我在結束一整天的採訪後,走到永康街的「巧克哈客」,點一杯玫瑰白巧克力,用很快的速度喝光它,在洋溢著玫瑰花香的甜香滋味中,緩緩地吐一口氣,彷彿可以吐掉因為趕時間所累積的疲累感。

「鴨天狗」和「巧克哈客」這兩家店,很巧地都是我的網友帶我去的,前者是蜜蜂,後者是安刻魯斯。


★鴨天狗

以前和蜜蜂去吃鴨天狗時,我們總會點一份中卷火鍋,點一份炸甜不辣,再各自選一堆自己喜歡吃的串燒,然後,聊著。
後來,和蜜蜂沒有聯絡後,偶爾我還是會到鴨天狗吃串燒,那大約都是在我想念起蜜蜂也想念著串燒的時候。但是一個人的我已經無法再點中卷火鍋及炸甜不辣了,因為我會吃不完。於是,我會安分的點味噌湯和烤飯糰,來彌補心中的缺憾。
而我好像也曾經跟一個曾經很關心過我的朋友一起去吃過鴨天狗,只是記憶很模糊。

鴨天狗其實離蜜蜂住的地方很近,只有幾步路。每次要去之前,我都設想過,如果我推開門,她正巧在裡面那我該如何反應?於是,每次走進那條小巷,就給了我一種近鄉情怯的不安感。
而我現在常常出入的雜誌社,其實也就在那個曾經非常關心我的朋友家旁邊,我偶爾騎車路過他家巷口,也會不禁想到,如果他正巧走出來,那我該不該和他打招呼?
不過,這麼多年來,這樣的情節始終沒有發生過。

我不知道蜜蜂後來去吃鴨天狗時,會不會想到我?也不知道那位曾經關心我的朋友,若還有機會走進任何一家我們一起去過的店,會不會想起我?
但我漸漸相信,人跟人之間的緣分終究會有結束的一天。
因為,當你們緣分盡了的那天,即使距離近在咫尺,也不會有相遇的時刻。


★巧克哈客

那麼,巧克哈客又給了我怎樣的記憶?

巧克哈客對我而言,沒有近鄉情怯,沒有該不該打招呼的遲疑,只有溫暖。
是的,溫暖。

我還記得,我曾經在明日報新聞台寫過關於花蓮民宿「沙漠風情」的文章,當時計畫去花蓮旅遊的安刻魯斯就是搜尋到那篇文章,才來到我的新聞台,留了第一次言給我。他說:「台長寫過最精采的文章就是沙漠風情……」
而我也因此結識了他,一個很可愛的大男孩。

當我在安刻魯斯的新聞台上看到他所描述的「巧克哈客」,興起了想去喝杯巧克力的念頭。
於是,有那麼一天,工作相當疲累的我去留言給安刻魯斯,說我累到很想喝巧克力,很善良的他立即與我相約去喝巧克哈客。

那一天,我點的就是玫瑰白巧克力。很香很溫暖很好喝。
喝完了第一杯後,我嚷著:「我要續杯。」
「妳很餓嗎?」安刻魯斯問我。他大概被眼前這個喝巧克力都可以狼吞虎嚥的姊姊嚇到。
而玫瑰白巧克力也因為第一印象的美好,成為我對巧克哈客最鮮明的記憶。即使每次去我都覺得我應該換種口味,但我還是忍不住點了它。

我愛玫瑰的味道,可能得從我大學在咖啡店工作說起。
當時店內供應一種「玫瑰奶茶」,以玫瑰加味茶沖泡,再加入鮮奶調製而成。我深深迷戀那種味道,因此店裡的同事會笑著叫我「玫瑰女王」。
後來,我還因此愛上了玫瑰冰淇淋、玫瑰精油皂。甚至嘗試過許多咖啡店裡的玫瑰咖啡。不過,與玫瑰白巧克力相較,巧克力是比咖啡要對味許多。

我跟安刻魯斯當然沒有失去聯絡,但近兩年來也幾乎沒有聯絡,天天還是會在MSN上碰到,但是就是沒有交談,其實也沒有什麼原因,或許是缺乏共同的生活話題,但偶爾我還是會晃到他的新聞台看看他有沒有更新文章。沒聯絡沒聊天,並不代表就不是朋友了喲。

我不知道安刻魯斯現在還會不會來這兒看我的文章。如果你正巧看到這篇文會的話,那麼,改天我們再一起去喝巧克力吧。
因為有你的推薦,我才能品嚐到巧克力的甜蜜滋味。


楊小禎

以下這幾張鴨天狗的照片是上次跟可樂許一起去吃時拍得,玫瑰白巧克力也是。巧克力真的會讓人快樂,那是那天我喝到久違的巧克哈客時的感想。










    全站熱搜

    楊小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