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我第二次到札幌,為了去看大通公園前的白色燈節,我跟麗娟在札幌街頭走了許久,雖然最後白色燈節讓我們很失望,不過走在下大雪的街道上,那種感覺還是頭一遭。

這段路程,我想起好多往事,但大多是悲傷的,那個時候,我終於明白,為何電視情節中的分手場景都要在下大雨或下大雪的街道上拍攝。
原來,這樣的雪,會讓人哀傷起來。

為了幫佩姬買星巴克杯,我在札幌喝了一杯熱Latte。
手掌心捧著熱呼呼的咖啡,口中那熟悉的味道,讓我頓時溫暖不少。
那時,我告訴麗娟:「原來星巴克咖啡的味道在哪裡都一樣。」
不管我在台北,在彰化,在雪梨,在札幌,喝到的味道都是一樣的,浮現出的回憶,是溫暖,也是哀傷。


待續……

楊小禎
2006.1.20

    全站熱搜

    楊小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