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ㄟ,ㄟ,大叔跟他的朋友在握手耶,他朋友該不會要回日本去了吧!」前幾天上午,我站在咖啡機前我慣常站著的位置,望著天天都要來上三回的日本大叔,正伸出手和他的日本人朋友握手,當下憑著我敏銳的直覺,馬上覺得這件事不尋常,連忙跑去跟工讀生分享我發現的第一手消息。
「真的嗎?啊?啊?好難過喔?」剛和我一起經歷過可愛的『黃綠茶』先生回日本的工讀生妹妹,一聽到我這樣說,忍不住和我一起驚呼。
因為,雖然日本大叔很嚴肅,可是天天和他一起來喝咖啡的日本人朋友,卻相當有禮貌呀!所以我們兩人都對他很有好感。

說起這位嚴肅的日本大叔,其實本來不是小兔的麵包樹的常客,一直到數月前,斜對面的咖啡店某天休息沒開張,大叔進來喝了一杯冰拿鐵後,竟然突然天天都來,還一天來上三回,簡直成了小禎店裡的台柱常客。
當我很訝異地跟阿成分享這件事時,阿成也百般疑惑說:「他是一試成主顧嗎?也滿妙的。」

因為,小兔的麵包樹剛開幕時,有位中年業務常客吳大哥就對小禎抱怨,說小禎把店弄得太白太黃太可愛,根本就不適合他們來。應該要擺幾張沙發啦,弄得古色古香啦,這樣才像一家咖啡店。
最後,還指著坐在斜對面咖啡店的日本大叔說,他一定就是不喜歡這樣的風格才不來的啦!

吼~當時害小禎沮喪了半天。
可是如果開店不能開自己想要的風格,我就不要開店了嘛!
您說,是吧!

放棄了大叔這樣的嚴肅中年客人,小禎的店也是有很多年輕女客人很喜歡啊。
不過萬萬沒想到,大叔後來竟然成為我的常客,每天都要在這裡花上數百元,讓小禎每次一看到他就很緊張,緊張當然是因為他很嚴肅,所以每次他一進門我就要跳起來趕緊去煮咖啡,深怕讓他等太久。

而日本大叔最常和另一位瘦瘦的日本人朋友一起來喝咖啡,就是因為幾乎天天看到他們,握手的場景我還是第一次看到,因此我的直覺就是他的朋友要回日本了啦!>___<

當時心中真的一陣難過,忍不住站在咖啡機前面假裝忙東忙西猛觀察。
果然,當他們步出門口後,又站在門口聊了數句,此時大叔的手再度伸向他的朋友,他的朋友則握緊了大叔的手,鞠躬、再鞠躬,然後大叔伸出手,比了一個手勢,在我眼中的解讀就是:「保重,再保重。」

簡直像在觀看連續劇的我,忍不住又對著工讀生大聲嚷嚷:「他真的要回日本了啦!」
想到從此後又看不到那位和藹、親切的日本客人,真的好感傷喔。

雖然心中真的希望不要是如此,可是這週來,果然再也沒有看到他的身影了,而和大叔來喝咖啡的人也換成了一位胖胖的日本人。

天下真的沒有不散的筵席,這樣的情景,在小兔的麵包樹中,依舊不間斷地、持續上演著,而我的感傷似乎也不會有終止的那一天。


楊小禎

    全站熱搜

    楊小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