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人生就是一連串的抉擇,那麼,我想我一直都走在分岔路口。

三個月前,我替自己做了一個轉行的選擇,我期望開一家不太大的小店,販售我的理想與熱情。裡頭會有好吃的食物,好喝的飲料,和樂的氣氛,還有客人與我的笑容。
店可以不大,但特色一定要有;店可以不豪華,但舒適一定要有;店可以不必應有盡有,但客人的需求一定要照顧到。

於是,在稿子告一段落後,我推掉了所有的工作,專心地找起店面,專心地研究我要供應的食物。
但是,沒有做過生意的我,帶著自以為的眼光,一次又一次替每間看過的店面做了「不要」的抉擇。
畢竟我不是一個資本雄厚的人,期望店面租金便宜些,但是總是有一好沒兩好。地點好的,租金高、或格局怪、或以我有限的租金預算而言店面太小;租金符合需求的,地點不佳、周邊環境雜亂;格局好光線足的,地點人潮少……種種的因素考量,讓我更加明白做生意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因為光是決定一個店面,就不是簡單。
雖然這一點,我早就做好了心理準備。

尋覓不到適合的店面,所有的一切也在原地踏步。
趁這段時間,去上了一個概念性的創業課程,在家初擬菜單,試著反覆和朋友訴說我的想法聆聽意見,然後,就面對了我阿嬤的過世。

回彰化將近兩週,一切又暫時停頓。
雖然依舊在網路上繼續找尋著店面的資訊,但還是看不到適合的。回台北後,開始委託仲介,從原本的擴大區域到縮小區域,再到鎖定區域,接著又到擴大區域……依舊在做一連串的抉擇。

從篤定、堅定、開始有些茫然,因為生活所需再度接起了一些稿子。
邀稿的電話其實一直未曾間斷,我知道,如果繼續從事採訪,我應該還是可以維持基本生活所需、繼續過生活。只是我找不到充實的感覺,也沒有所謂的成就感。
撰稿的過程中,也曾產生瞬間「不然去找工作」的念頭,但我那想要開一家店的夢想還是在心頭跳動著。
想起當初在火化場,看著阿嬤的骨灰時,我告訴自己「如果人生最後終究化成一罈灰燼,那麼我一定要把握時間去做自己想做的事」的感觸,就更讓我覺得不該放棄。

替我找店面的某位仲介,年輕可愛,帶著初入行的熱情,幾乎每天都會幫我找新的店面帶我去看,跟著他穿梭在烈日艷陽下,或是突然遇到傾盆的午後雷陣雨,他始終帶著笑容。
看到他的熱情,我突然有種「我還不夠努力」的感覺。
於是,又開始自己穿梭大街小巷,還有固定每天在不同時段、去同一區域的觀察的習慣。

前些天,看到一個店面,租金OK,店面OK,還有既有滿適合的裝潢可以讓我去修改運用,但人潮較少,相對起來冷清。
雖說我想提供的就是一個悠閒的空間,可以讓人舒舒服服地坐下來吃頓早餐、午餐、早午餐或下午茶,我的心願也不大,只想賺夠自己的生活所需,沒有企求賺大錢的夢,但是畢竟開店不能虧錢,如果客人不夠多,勢必有可能入不敷出。

如果想租下它,經營方式、特色突顯及行銷宣傳就真的很重要。
但是,特地來捧場的客人畢竟又和區域性能常來的客人不一樣,這真是一個兩難的抉擇。

是的,做任何抉擇都需要冒險。
我想,此刻的我,最需要冒險的勇氣。


楊小禎

全站熱搜

楊小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