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必須老實說,做菜會讓我寫稿煩躁的心情稍微平靜下來,因為比起寫稿、編稿伴隨而來的頭痛,做菜的確讓我感到愉快多了,即使要洗一大鍋碗瓢盆,都比收拾桌上凌亂的資料要來得好。
昨天中午做了第一次的「不是麻婆豆腐」與「不是三杯中捲」之後,因為絞肉剩下很多,本想要試著自己捏肉丸子,但是想想這麼複雜的工作,我還是算了!想來想去,昨晚,我決定試試看「哨子麵」。

把家裡現有的麵條想過一遍,我覺得關廟麵的口感應該是最適合,於是,拿出蒜、薑切碎末,再拿出絞肉、糖、醬油、豆瓣醬、米酒、蔥等,再把乾木耳泡水後,我開始著手製作也是第一次的哨子麵,而另外一邊的瓦斯爐還煮著蘿蔔湯(本來要煮蘿蔔玉米湯,沒想到善變的我,臨時又改變主意,決定先煮蛤仔...)。

炒了絞肉又調了味後,覺得這個「哨子」還滿好吃的ㄋㄟ。
不過,殘忍的是,我突然發現關廟麵剩下一塊而已,不夠我和大姊吃,於是又臨時改變主意,決定煮關西仙草粄條。「哨子粄條?」沒聽過了吧!
嘿嘿嘿嘿。

就這樣,這一碗哨子粄條完成了!
雖然也不知道味道像不像,配料對不對,不過不是我在自誇,還真的滿好吃的。
所以管它是不是哨子粄條,好吃就好了!而且剩下約一半的哨子醬,今天我拌飯吃一樣好吃,又炒了一個自己想像的沙茶魷魚來配。

所以,剩下的絞肉,除了要再挑戰一次麻婆豆腐之外,我還打算再做一次哨子麵,而且這次要加蛋,然後讓湯汁多一點試看看,重點是還可以出清放很久的木耳,真是一舉數得,嘿嘿嘿~


楊小禎








    全站熱搜

    楊小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