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說,我很愛看X週刊,不是愛看八卦,是因為各種單元都有,旅遊、美食、商品、人物、品牌、老店、政治觀點、性、時事、滅門血案……什麼都來,總覺得那是一種可以打發時間又能吸收資訊的刊物。每週一次,75元,不多不少,兩本剛好滿足我一整週蹲馬桶的時間,所以我幾乎是什麼單元都看,除了真的不感興趣的外國明星單元之外。可是,最近我愈來愈少買了,可能是年紀大了觀點有點改變,或者是,被騙的次數多了。

話說,X週刊的美食報導,都寫得很平易近人,照片也拍得很誘人,讓我常常產生想去吃的念頭。前二個月,他介紹了一家賣豆腐蒸包的店,還拍了內餡的板豆腐還要先油煎成金黃色,看來超好吃,連韭菜盒都很吸引人。讓我看了口水直流,差點就馬上奔去買來吃。
而某一天,我去盧大豬家,意外發現這家店竟然就在他家樓下,當我說起X週刊有介紹的時候,盧大豬還拍胸脯掛保證說,這家東西本來就不錯!
而且,據說X週刊兩頁的報導之後,這家店天天都有人排隊。

某一天早晨,我去盧大豬家會合,要搭他的車去採訪,盧大豬就叫我去買早餐的煎包吃,有肉的菜的兩種。(因為豆腐蒸包是下午才做)
客人還真的一下子就排起隊來!我兩種口味各買了一個,上車吃了幾口之後,我沉默了!是不難吃啦!但也沒有美味到出眾的地步,所以我想,大概最好吃的就是X週刊大力推薦的豆腐蒸包吧。

過了數週,盧大豬在msn上罵我:「都是妳說那個豆腐蒸包好吃,馬的,難吃死了!我買了五個,我小孩咬了一口就不吃了,現在有三個在垃圾桶,其他兩個是我不想浪費吃掉的!」
「厚,你罵我幹麻,你不會去罵XXX。(寫那篇報導的記者),而且搞不好是你自己口味怪,拿來給我吃吃看。」
「靠,自己去買啦!」

於是,就這樣被盧大豬念了幾天。
又過了數週,我下午去到盧大豬家,盧大豬為了證實豆腐蒸包真的難吃,馬上說:「ㄟ,妳不是要吃吃看,現在有,去買啊!」接著又說:「他現在生意也不行了,做一大堆都沒人要買。」

為了證實是盧大豬自己口味怪,我馬上去買了一個,上車後沉默地吃了幾口後,我終於忍不住說:「還真是難吃,只有鹹味而已。」
對,別說皮難吃了!內餡雖然有冬粉有豆腐也有一點肉,但是完全沒味道,只有鹹味,早餐的煎包還比較優一點。
啊,是怎樣?這麼難吃還要花兩頁的篇幅介紹喔,而且記者還說是她的家鄉味,吃得她好感動。
X大姊啊,我可是妳美食報導的忠實讀者耶,看了這麼多年,妳讓我好失望喔。
唉~我心中隱隱浮現了這樣的吶喊。

這就讓我想到,某一期X週刊也是用了兩頁篇幅介紹某民宿,害我以為很好,後來還請大豬和菜桃桂後腳也跟著去採訪。
結果,當大豬交了照片給我,我正在挑片時,真的是差點昏倒!
媽喔,我這輩子沒看過這麼髒亂的民宿。不騙人,床單皺巴巴不說,連枕頭都深陷一個頭型,感覺客人走了根本也沒換洗。超恐怖的,四人房的棉被還可以折得形狀都不一,感覺各自為政。

而且,重點是這個老闆還有兩家民宿,媒體曝光率相當高,偶像劇也去取過景。
總之,一切都是假象就對了。
說句實在話,看到這種枕頭及床單,付我錢我都不想去住。

唉,所以,當我昨晚終於灑狗血的寫完爛店的稿子、交出去之後,我真的深深覺得,我對不起讀者啊!

這些日子,我過得很忙碌,趕稿趕得很痛苦,也常遇到根本沒感覺的地方卻要生出稿子的局面。
因為我自己寫採訪稿,我知道我不能怪X週刊,因為我也常常在做同樣無可奈何的事。去採訪遇到爛點、爛店,卻不能轉身就走,回來還要通苦的生出稿子,又不能說他好,也不能說他不好,時時天人交戰。

最近,對工作當然還是倦怠,但我一直告訴自己,這是最後兩個月了!因為以後我不想寫稿了!所以這麼想的時候,就感覺比較不痛苦了!

寫到這,我忽然想起石頭曾經說過:「感覺自己一直在做騙人的工作。」因為攝影為了追求影像的美感,也需要把不如何的地方拍成金碧輝煌,避掉所有不堪入目的景物。
聽他這麼說,當時真的覺得很想笑,但是卻又心有戚戚焉。

所以,我想我不能怪X週刊騙了我,因為我也常常騙人,大家互相騙來騙去,就是為了糊口飯吃!
所以,吃到超難吃的豆腐蒸包,我也只能認了!誰叫我自己選擇受騙呢??
所以,請大家不要太相信我在雜誌上(非指部落格)的報導,如果覺得被我騙了,也不要怪我,因為這是最後兩個月了!就一起忍忍吧!



楊小禎

    全站熱搜

    楊小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