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問一下,小徑有一尊風獅爺是砌在防空壕的牆邊,你知道在哪裡嗎?」
「風獅爺?小徑沒有風獅爺!你去瓊林找。」
這樣的對話,在金門第六天的今天出現了無數次,因為在資料上小徑的確是沒有風獅爺的,就連當地的居民可能日日打從祂面前過去,都不曾注意到祂的存在。
可是,這尊資料上沒有的小徑風獅爺卻讓今天的我,終於明白了「喜極而泣」的滋味,終於知道「堅持到底」所帶來的收穫及喜悅。

我們延長了一天的行程,預計6月2日回台灣,總計在金門7天,而今天是第6天。
這6天來,我們照著金門縣政府的風獅爺表格,以及一些意外問到的、網友提供的,包括屋脊上的、鑲在牆壁上的,共找到了80多尊風獅爺。(以後會一一整理貼上來跟大家分享)

看過這麼多這麼多的風獅爺,心中有過無數不同的感受。有些村莊的風獅爺看來容光煥發,身上的紅披風嶄新亮眼,口中的糖果、身前的香火沒有停斷過。而有些風獅爺卻彷彿淹沒在荒煙蔓草間,被居民所遺忘,陪伴祂的只有滿地遍野的咸豐草(鬼針草),還有風吹過木麻黃樹林的聲音。
孤寂的、張大嘴、吸著風。
屹立不搖的、在村落的一方,守護著當地的居民。

但無論這些風獅爺是否為居民所遺忘,祂們卻始終有個安身立命的基座,有個屬於自己的家。可是,在金門卻不知道有多少尊風獅爺不知所蹤,頹圮傾倒毀損,或是像小徑的這尊風獅爺一般,被當成石材拿去蓋圍牆。
連天天打從祂身前走過的當地居民,即使在這片土地上生活了幾十年,都不曾注意過祂的存在。

知道小徑風獅爺是在「金門部落」的網站上。
而這也是我和菜桃桂臨時決定要多留一天的原因,因為既然知道了祂們的存在,我們就想找到這些資料上沒有的風獅爺。
這樣,才有一種完成的感覺,也才不會帶著遺憾回去。
於是,今天吃過午餐後,我們就直直往小徑奔去。

看照片,風獅爺是在殘缺不全的圍牆邊,看金門部落的格主指示,祂位在防空壕的外牆上,於是我們先往乍看有菜園的地方騎去,但都未曾發現類似的圍牆,也沒有風獅爺的蹤跡。
於是,我們開始尋找防空壕,但一番奔波還是沒有斬獲。
詢問了好多位當地居民,他們紛紛告訴我們小徑沒有風獅爺,要找風獅爺到瓊林去。
即使我們加以解釋,是砌成圍牆的風獅爺,他們還是表示不知道。

就當我們在村莊前的防空壕徘徊時,有位開著藍色小貨車的阿伯停下來問我們:「妳們台灣來的嗎?在找什麼?」
本來已經絕望覺得不可能有人知道的我們,抱著一線希望問阿伯,沒想到阿伯竟然知道,還比著風獅爺的方向對我們說大致的方位,還熱心地問我們有沒有喝水,因為烈日當空,我們兩人都汗流浹背咩。

循著阿伯口中的方位前行,我們還是找不到他口中的古厝旁的風獅爺,連村莊後方的大防空壕都找遍了。於是又詢問了兩三位當地居民,他們還是不知道,並且熱心地叫我們往瓊林去。
當時真的很擔心這尊風獅爺被挖走了。可是既然阿伯知道,就表示阿伯有看過祂。

此時,有位年邁的阿嬤看我們走來走去,又問我們在找什麼。
沒想到這位阿嬤竟是我們的第二位貴人。
起初她也表示不知道小徑有風獅爺,但經過解釋之後,阿嬤忽然想起了什麼說著:「妳從這裡走過去,屋角對過去的地方有個洞,我有聽人家說那邊有,但我沒去看過。」

於是我和菜桃桂馬上又趕過去,是找到一個防空洞啦,可是沒有風獅爺。當時天空開始飄起雨,我真的很想要放棄,因為我們已經在小徑逗留了很久的時間,而前方還有更多的風獅爺在等我們。
防空洞旁有一間古厝,當時我忽然想到小時候看到的防空洞通常都是左右對稱的,於是心中想著古厝的另一邊可能還有一個,又繼續往前走,果然真讓我看到另一個防空洞。
本想先繞到防空洞的後面找找看,但轉念一想,也許就在前面了,沒想到這尊被當成圍牆的風獅爺就出現了。大大的嘴巴、蹲踞的姿勢、胸前的鈴鐺,一一說明了祂就是風獅爺,而且是很古樸很古樸的風獅爺。

「啊,找到了。」我驚呼。
那一刻,我真的明白「喜極而泣」的滋味是什麼。
有一種感動到差點哭出來的感覺。

這尊風獅爺,不知道待在這裡多久了,當然也不知道祂原本是屬於哪個村莊,而這數十年來,當地的居民可能天天從牠身前走過,卻都不知道祂的存在,只有少數幾位老伯阿嬤注意到祂。

好感動好感動,真的。感動到讓我忍不住先跳過前五天的行程,趁「燒」寫下我此刻內心的感受。

祂身前沒有香火,與祂相伴的只有背後的防空壕、前方的菜園,以及右後方的古厝,但是祂依舊張大了嘴,笑呵呵的吸著風吧。即使祂還有一個功用就是已失去防空洞功能的「圍牆」。

為了保護祂,我就不寫出牠的正確位置了,套句金門部落格主說的:「有緣自會找到。」



今天一整天都在失望與驚喜中度過的楊小禎
2007.6.1

















    全站熱搜

    楊小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