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ㄟ,我好像看過這尊風獅爺耶。」當我第一眼望見披著嶄新披風、脖子上還結著綵帶的西洪風獅爺時,我說。那蹲踞著的可愛姿勢,以及像極了哆啦a夢圓球般高舉著的右手,都讓我覺得似曾相識,可是這看來嶄新的基座及所在位置,我很肯定我以前沒來過。
「可能是去年有看過長的很像的吧。」我在心中暗自嘀咕──這是我們金門旅途的第四天。

在烈日中載著沉重的行李及電腦、相機騎單車,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即使已經將行李盡量簡化到只帶兩件衣服,每天都洗衣服了,但一些哩哩摳摳的行李還是超過10公斤。更何況事前沒有研究等高線,以為金門都是平緩的道路,沒想到卻是一連串不停地上上下下,外加悶熱高溫的氣候讓我們沿路汗流浹背。
而這西洪風獅爺就位在榕園旁,當我們抵達榕園向小販問路時,也順道灌下了一瓶冰舒跑解渴,又吃了一根高粱酒香腸補充下午一點還沒吃中餐的體力,然後沿著榕園旁的小路找到祂。

小販阿姨說,這尊風獅爺以前在比較裡面的地方,後來才遷移出來。但當時我還不知道原來我真的曾經看過祂,一直到行程的第七天,也就是最後一天,在后湖拍下最後一尊風獅爺時,我拿出已經被我做筆記寫的密密麻麻的風獅爺表格,從頭到尾仔細檢查是不是有所遺漏時,心裡真的相當納悶。
因為,我印象很深刻的是,去年和大中去找風獅爺時,曾經走到一個蚊子很多的樹林,在一個很黑暗荒涼的地方拍下了我們那時最後一尊風獅爺。可是,為什麼這次找到了88尊風獅爺,卻不曾走到過記憶中的那個蚊子樹林?

帶著問號回到台北後,我找出以前拍的相片,終於讓我發現原來那個樹林中的風獅爺就是西洪風獅爺,設立在榕園旁的新基座上還立有一塊遷移的石碑,日期是去年6月,也就是說,我和大中看到祂沒多久後,牠就被遷移到外面的新基座上了,有了新的家,有了信眾還願時送的新披風,還有新的綵帶。

風獅爺的新家沒有滿空飛舞的蚊子,沒有被村民遺忘的僻靜,當然也不再有風吹過樹林蕭瑟的聲音。
但不知道,風獅爺是否滿意牠的新家?

在看到我去年6月和祂合照的相片時,我心中有種莫名的感動。
世事會隨著時間變遷,人情當然也是一樣,有時我們感嘆「今非昔比」,但有時卻很慶幸自己往前走了,但是留下的回憶不管好與不好,都是人生中的一種難得的經驗與歷練。
而相片真的是一種紀錄,不管拍的好與不好,它讓我們留住了回憶。

我很高興,能夠在一年後的這一天重返金門,看到風獅爺的改變,當然還有自己的改變。


從金門回來了的楊小禎
2007.6.3

西洪風獅爺
★石雕(但看來很像外面糊了一層水泥)
★面向西南
★蹲踞
★身長111公分
★面寬78公分
★靠近榕園
















    全站熱搜

    楊小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