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是覺得奮起湖很美,尤其是起霧的奮起湖。

為了拍攝阿里山的珠露茶,我們開了四、五個小時的車,從台北南下上阿里山。而這趟出差之旅,是我有史以來出差感到最痛苦的一次,我從來不曾出差有那麼想回家過(以前是出差只恨時間不夠多),我一向很能自處,即使是在一個眾人與我不相干的場合中,我一樣可以找到獨自呼吸的空隙,或是乾脆發揮搞笑本領與大家打成一片。而這一次阿里山之行,我真的明白了為何石頭常常會在出差夜宿外地的夜晚,在msn上對我說「好想回家」

我原以為,是他太嬌生慣養(石頭,不要打我),但經過這一次我發現,原來某些情境、某些事件,真的會讓人想回家,一刻都不想多待。於是,當我夜晚喃喃自語地說:「好想回家喔。」石頭冷冷地別了我一眼說:「妳幹嘛搶我的台詞。」哈。
好吧,石頭,以前我誤會你了,我老說你嬌生慣養,是我的錯。對不起。

可是,這次的阿里山之行,卻讓我有機會回到奮起湖,雖然時間不多,但我相當感激可以趁空檔走這一趟。

去年年底,為了某汽車車主雜誌的採訪,我去了奮起湖。
即使老街瀰漫著濃厚的商業氣息,但我卻覺得住在奮起湖的人好幸福,因為隨隨便便走幾分鐘,就可以進入樹林中。

我和大中每一天來來回回在奮起湖老街走上好多遍,賣火車餅的老闆、檜木的店的麥姊姊,甚至是讓人試喝黑糖的兩先生,或是賣愛玉冰的老闆娘,我們總能聊上好幾句,還「登堂入室」地到人家家泡茶喝一杯。

在環村森林步道上,為了找一個最好的俯瞰角度、最美的竹林,或是阿里山森林火車恰好開過的瞬間,我們逗留了許久。我得空坐在觀景台或階梯上,慢慢地看著這片山林,還有這座被山林包圍的山城。
當時,我真的好希望自己有更多用不完的時間,可以待在樹林裡。

從奮起湖下來後,那種想回山上的念頭很濃厚很濃厚。
而過年時,老爸看到電視上奮起湖的介紹說:「我沒去過這裡ㄟ,找一天去玩。」
當時,我真是迫不及待地想帶老爸老媽上山去,找我認識的老闆們,看我想念的這些樹林。
只可惜,最後又因為大家時間兜不在一起而無法成行。

這次去阿里山出差的下午,奮起湖起霧了。霧很濃很濃,但我卻在心中覺得奮起湖就該是這樣的。
快速地拍過車站後,我奔向老街,麥姊姊站在街底看著我,笑著說:「我一直在看,妳什麼時候才要來認我。」
呵呵,因為當時我正不死心地在問火車餅的店員「老闆幾點會回來」,一直想問到他回來為止,所以沒注意到麥姊姊就站在那兒。

聊了幾句之後,真的覺得好好,好開心的感覺。
沒有時間去走環村森林步道,想說到肖楠木樹林看看霧也好,下了石階就看到火車餅的老闆在阿良店裡聊天,這下好了,我們又和阿賢喝了幾杯茶。
這一趟,除了緩慢民宿的管家Joyce及龍雲農場的老闆,想見的人都見到了,也算幸運。

人與人之間,靠的除了知心,還是要靠聯繫吧。
即使我們因為採訪相識,緣分很短暫很短暫,可是如果有機會重遊舊地,可以去看看這些因為採訪而認識的老闆們,不管對方記不記得我們,但可以看到他們洋溢著的笑容,就能給我一種很溫馨的感覺。

就像這次去花蓮媒體團,遇到好多年不見的欣綠農園的朱大哥,我也很開心,而且他還記得我呢!還一直說等我去找他,他要煮一條我最愛的魚給我吃,一人一條喔。
當時,我真的馬上又產生了,我要去花蓮騎單車,去找朱大哥住他的石頭屋、吃他的碳烤鮮魚的想法。

對了!就是這種遇見故人、看見故人的感覺。
雖然我們的交情不見得有多麼深厚,卻能夠在每個相遇的瞬間,留下美好的記憶,以及無比的懷念。


楊小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楊小禎 的頭像
楊小禎

小禎不寫愛情

楊小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