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幾天,跟光玉聊天,光玉說她週四要去花蓮走錐麓古道,眼睛為之ㄧ亮的我,立即連聲說:「好好,我也想去。」因為去年二月去太魯閣時,當時就聽到山月邨的邨長提到這條古道,在九曲洞時飯店的人還指著雲端的一條黑線告訴我們:「那就是錐麓古道。」雖然邨長說爬上去有點難度,但當時還對爬山有著濃厚興趣的我,在心中暗暗立誓,總有一天我要爬上去。
知道光玉及國瀚都要去,有熟人在,我便死皮賴臉地想跟去。雖然這中間還經歷了我一番掙扎的心路歷程,因為我太久沒爬山了,實在不知道爬升海拔約六百公尺的高度我行不行?走單趟三公里多來回六公里多的山路我行不行?報名的電話幾度舉起又放下,於是我想起王彼得哥哥可能也會有興趣想去,而我也終於在他願意一起去壯膽的情況下,打出了報名電話。
當時,還不知道,這趟錐麓古道之行,是一趟傷心之旅。(這是後話了)

搭火車下花蓮,一路上我失眠著,在陰雨中望著沿途的風景,從侯侗、雙溪、頭城、宜蘭、羅東、南澳到新城,沿路的景觀都不同。
以往總是搭飛機去花蓮,就算搭火車也一路睡,這次拜失眠之所賜,我看到了我從不知道的搭火車有這麼棒的風景。想起這些日子騎單車也是一樣,當周圍的景物逐漸慢下來的時候,反而更可以看到平常很少注意的事物。

抵達花蓮第一夜,飄著雨。我很擔憂明天的古道之旅會取消,幸好沒有。
第二天出發時下起了不大不小的雨,可是沒多久太陽就出來了。
我們的目的地是海拔約七百公尺的錐麓大斷崖,3.3公里的連續上坡路可不是開玩笑的。如果是以前的我,大概真的會走不動吧。不過還好最近半年都有運動,所以走來還不至於覺得太累,最好的證明就是,曾經與我在望鄉走過馬奴多斯獵人古道,把我遠遠甩在後頭的聯合報攝影阿受,很明顯地不是他體力變差,就是我體力變好了。
因為,他看來超累,雖然據他解釋,是因為前一夜聽失戀的朋友講電話吐苦水導致精神不佳,但是我寧可相信自己體力變好,這樣才讓我產生今年可以去爬雪山的信心。

這條路走來最棒的收穫就是可以一邊瀏覽太魯閣之美,在巴達崗尋找遺跡也很有趣……。但,言語所能表達的,照片一樣可以表達。
所以,我又辭窮了啦!大家看照片吧!


待續……

楊小禎
★這趟路我拍了不少有人的照片。因為我總覺得,人的活動讓風景活了起來。所以,雖然知道王彼得哥哥不太愛照相,我還是拍了很多張他的相片,而且因為我不好意思ㄧ直打斷認真工作的他幫我拍照,所以我還是只能拍他、拍我認識的阿受,來彌補不能拍自己的遺憾。因為有你們在照片中,這回憶才彌足精采。
相片是一種紀錄,我一直認為相片是會說話的,它表達出拍攝者的想法及被拍者的心情,也記錄了當時的情境。所以,如果因為我很愛拍的行為讓人感受到不愉快的話,在此我致上歉意。
這一點,等我貼出我在記憶卡掛了之後,在大斷崖補拍的照片,大家應該可以明白感受到我當時心情有多糟。




















































    全站熱搜

    楊小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