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必須承認,人心情不好是會反映在照片上的。走過了巴達崗二號橋、爬上了層層階梯,終於抵達錐麓大斷崖後,我的記憶卡滿了。換了一張很少用到的256M的CF卡,站在峭壁邊,我忽然有種它好像會壞掉的感覺。
大斷崖很美,從七百公尺的峭壁上俯瞰太魯閣峽谷,腦海中湧起的一句話就是「壁立千仞」,我終於知道那是什麼感覺了。不想浪費待在斷崖邊的時光,我特地拿出糖果,以背脊緊貼著山壁吃起糖果來,靜靜地望著眼前這一片大地。

王彼得說「真是值回票價」,我很認同。
幾乎不曾主動開口說要拍照的他,在幫我拍過我在大斷崖的照片後,主動說「幫我照一張」「要寄給我喔」,我當然滿口答應。
沒想到,我的記憶卡就在我抵達斷崖駐在所後掛了、壞了,完全應驗了我不好的預感。
我十分錯愕。「啊?那我剛剛幫你拍的照片不是都不見了!」我轉頭對王彼得說,第一個出現的想法就是「怎麼辦?」

記憶卡壞了我不在乎,我自己的相片不見雖然有點惋惜,但我也不是挺在乎,畢竟美景已留在心中。
我真正在乎的是,剛剛還滿口答應說要寄照片給王彼得卻做不到了,而且這還是他第一次主動說要拍照,我們可是走了三、四個小時才來到這裡。我還因此多拍了幾張他站立在崖邊的照片,就是希望可以拍到讓他滿意的照片。
沒想到,我卻做不到了。

沮喪了一會,我連忙拿出完好的記憶卡刪除一些可能會不要的檔案,急忙地想在大家往回走之前幫王彼得補拍幾張。
只是,我忽略了每個人的想法都不同。
我所在意的,並不一定是別人也在意的;我的著急,也有可能引起別人的不悅及壓力。所以他回答我的話,讓我很難過,難過填滿了我的耳朵,也因此也沒聽見他說的最後一句話。

最後的結果是,我意氣用事地自己先往回走想去補拍一些斷崖的照片,但卻怎樣也拍不好了,總覺得感覺不對了,可能也跟當時不開心的心情有關。

記不得在那裡看過這樣一句話。「如果我們都承認每個人都有不同的個性,是不是應該要用不同的方式對待不同的人。」
當時覺得很有道理,但真要這麼做卻很困難。

我們總覺得「我就是這個樣子」,能接受就接受,不能接受就拉倒。所以,我們總可以從一個人的身上嗅到某種氣味──可以為友的,不太可能跟不同掛的人做好朋友。

偶爾我會因為王彼得說話的口氣而小受傷,但我卻也一直以擁有這個朋友為傲,因為在他身上,我看到了許多自己渴望卻欠缺的勇氣,而且也看到了一些和自己很相似的想法及夢想,卻有很不一樣的處世哲學及態度。
我曾經對朋友說:「如果我們想要跟他做朋友,就必須接受他就是這個樣子。」人不就是在跟自己不一樣的人相處時,尋找為人處事的態度?
人不也是在一次次的衝突與摩擦中,才能更加了解彼此?
如果總是和自己很像的人做朋友,或許就看不到「朋友」所帶來的鏡子了,因為你們總是臭味相投,聽不到不同的聲音。

也許記憶卡掛掉,是為了讓我更明白這一點。
只是這代價讓我接連著兩天心情都不太好,也很懊惱。
其實,山的浩瀚應該可以包容一切的,我得學學山的胸襟。

回到台北後,看到瑪法達的本週星座解析,巨蟹座的人「千頭萬緒,顧此失彼。運勢從低點繼續滑落,生活危機四伏且容易出現突發事件或臨時變卦的這段日子,危機處理應變彈性備受考驗,容易動輒得咎、進退兩難。」
而魔羯座也沒好到哪裡去,「隱憂、是非、挑戰加重的這段日子,得打起精神迎接一場無可避免的硬仗,處理和謠言、猜忌、批評或具爭議性的麻煩。」

很好,瑪法達你是神,可不可以收我為徒?也許我有當星座專家的潛能。



楊小禎






























































    全站熱搜

    楊小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