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預定拜訪的車站是台中站及嘉義站,晚上去住大中的故鄉「高雄」,然後好好大吃ㄧ頓。沒想到,一心期望著到高雄大吃大喝的大中,竟然從昨晚就開始狂拉,以至於他今天都沒法吃東西。
怎麼會這樣呢?我昨天吃的東西與他一般無異,我卻沒事。看來我真是鐵胃啊!可憐的大中忍著肚子不舒服,還是要工作,當爸爸真是辛苦。

昨天太累,沒寫什麼,其實心中有無限的感觸。
昨天去了一趟湖口老街,我在七年多前去的時候,老街非常寧靜,幾乎沒有人也沒有商店,沒想到這次再去,卻熱鬧的很。我知道台灣到處都在發展觀光,只是那種印象中的感覺已經和以前留存的印象大不相同,就好像我第一次去內灣時,也是一個幾乎沒有什麼遊客的小村落,現在卻人多到有點可怕,雖然替他們帶動了商業活動而感到欣喜,卻有點落寞。
原來,不知不覺間,我見證了這麼多鄉鎮的改變。
大家都在改變,那麼我呢?

精明一街曾經是台中赫赫有名的觀光景點,逛街人潮洶湧、喝下午茶的人也好多。
昨天是週日,卻冷冷清清,幾乎像是空城。一個地方的崛起及沒落原來也只是轉瞬間的事。有一天,人潮洶湧的內灣或其他地方,會不會也這樣呢?

昨天在高鐵新竹站,遇到了一個高鐵速駁的「主管」,態度非常不友善。
當我在櫃檯告知小姐我是旅遊雜誌來當地採訪的,想請教她一些推薦周邊景點的問題時,這位長得人模人樣卻兇巴巴的主管卻以一種命令的口氣對我說:「妳的證件給我看一下。」而且重複了許多遍。
當時,腦中閃過的第一個念頭是,「我為什麼要給你看?」
「我是這裡的主管,妳想採訪證件拿出來。」
這時我更不高興了。你是這裡的主管,但不是我的主管,也不是什麼長官。
你可以請我出示證件,但憑什麼用命令的口氣命令我。

大中見狀,也不高興地到旁邊來問他有什麼問題。
我本著以和為貴、一大早不想跟人吵架的想法,猶豫了五秒鐘,決定給他醫張我的名片。沒想到這位「主管」又凶巴巴地說:「妳要採訪去找我們高鐵的公關,我不能回答。」
馬的,那你叫我拿證件是要幹嘛。
我真是一肚子氣。

但是,脾氣好的我決定算了。
可是出去後卻愈想愈不高興,很懊惱沒記下這位「主管」的名字,馬的,我一定要客訴到你道歉。你是什麼東西啊?
高鐵問題一堆,負面報導一堆,你們可以再對媒體不友善一點。更何況我客客氣氣地請教你,你兇什麼兇啊?有沒有搞錯啊?

晚上到了精明一街。
竟然有警衛出來阻止大中拍照,「這是私人土地,不能拍照。」
「私人土地?你有立牌子寫禁止攝影嗎?你連牌子都沒有,憑什麼叫我不可以拍照。」大中可能受了一天的鳥氣,很快就不高興起來了。
「對啊,這是私人土地。」旁邊竟然還有人幫腔。
「我們管委會決定不可以拍照。」警衛又說。
此刻我也覺得很煩,決定上去幫忙:「這是私人土地?那私人土地為什麼有遊客走來走去?」
「他們要做生意,這沒辦法啊。」警衛說。
「那就對了啊!那就是公共場所啊。」
「我們不准人家照相,怕人家模仿我們這條街。」警衛又說。
「誰要模仿啊!」我跟大中異口同聲。
真是莫名奇妙,生意清淡到了極點,還出現怕人家模仿,見鬼了。
一定是我們很兇,警衛說:「我也是奉命行事,大樓管委會就是這樣決定的。」
「那你叫管委會來跟我說啊。」
厚,氣耶。可以再不友善一點啦,連街景都不能拍,小鼻子小眼睛的,還期望生意好起來喔。

好吧。消消氣。
今天在台中最大的收穫就是在美術館前的美術園道,看到了一家餐廳「聖托里尼」的窗內有一隻好大好可愛的熊坐在貝殼上。
「牠在假裝維納斯耶。」我大喊。
要離去前,我又在店門口發現外面也有一個大貝殼,我決定衝上去躺著拍張照。
大中怕丟臉,沒下車,只在車內像狗仔一樣拉長鏡頭幫我拍。哈。


精彩的嘉義行,待續。


發牢騷的楊小禎






















    全站熱搜

    楊小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