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楊小禎在走出塔塔加登山口大喊:「我再也不要爬山了!」之後,我的人生彷彿就像缺了一角般地少了什麼,下山後不到兩星期就開始嚷嚷著:「好想去爬山哦!」
完完全全把自己說過的話給忘了!

但是,由於上個月接連不斷地出差再出差,住在家裡的時間不超過半個月,根本抽不出時間去爬山,而這段時間內,楊小禎的山友菜桃桂與陽明山一根草(以及達人及公主)一起去挑戰了轆轆溫泉,而可樂許則與同事(外加高手一名)去了「白雞三山缺一山」之旅,帶回滿滿的記憶,急得楊小禎直跳腳,明明體力已經不及她們,一懈怠之後差距就更加日行千里了!這樣,明年春天我們要怎麼一起去爬雪山,還要去爬嘉明湖勒????
於是,好不容易湊到了三個人都有空的時間,冒著雨及寒冷的天氣,我們終於再度一起上山,而這次的目的是陽明山系的「向天池+向天山+面天山」,一口氣摘下兩座山峰。

這條路線有三個登山口,一個在陽明山的二子坪,一個在淡水的興福寮,一個在北投的清天宮,選定這條路線是因為,ㄟ~其實也沒有什麼原因,可是我很喜歡這兩座山的名字,感覺好像跟天空很接近一樣。

原本打算從興福寮上山,但是意外到了清天宮,反正一樣都可以到,我們當下決定走這條最遠的路線。
提著早午餐沒吃完的煎包,我們三個人開始一步步往上走,而這也是我們第一次走到天黑、日頭都下山。

一開始都是一樣不停往上的石階路,可樂許還嚷嚷著說:「不想走了!有點無聊!」而且可能因為我們在背風的這一面,走的超熱,衣服一件一件輪流脫掉。為了不讓此行留下單調的回憶,玉山三朵花還在半路的太子碑前開始搞笑,演起向太子請安的戲碼。哈哈哈哈~
不過走了2.2公里到了向天池(據說是向天山的火山口),卻覺得還滿值得的,因為向天湖的景色很美麗,只可惜沒有水,不過那種冬天蒼茫、蕭條的感覺在這裡一覽無遺。
緊接著,就是我們此行的目的地,海拔949公尺的向天山頂及海拔977公尺的面天山頂。
在向天池時霧來了,所以感覺走在陰暗的山林中,但是隨著眼前愈來愈亮,我們爬上一個山頂後,開始狂風大作,此時我們還不知道這個風超大的地方就是向天山頂,因為完全沒有標示,所以下坡之後又直上,來到了有兩個大板子的面天山頂時已接近下午四點。
因為以為我們只爬到了第一座山峰,興致勃勃的可樂許說今天要摘下兩座山峰,所以在一陣狂拍之後,一股作氣要繼續往前走,而楊小禎的腿力已經開始不濟,擔心自己走不下山很想說要放棄,但又覺得無論如何要走到底啦!於是跟在可樂許身後想繼續往前,此時菜桃桂提出了疑問:「還有多遠?已經快四點了!」
「幾點天黑啊?」
「妳有帶頭燈嗎?」
「那要怎辦?」
「如果不遠當然就去,但是沒有標示不知道多遠~」
「所以呢?」
「我們上來的時候走了快三個小時耶,如果現在下去,也要六點了耶!」
「………」
三個人陷入了一陣猶豫不決地討論中,由於天色不佳,山上已經愈來愈暗,擔心無法在天黑之前下山的我們,在菜桃桂當機立斷決定往回走之後,開始下山。
而可樂許還心有不甘,默默地走在最後面。

下山的時候,步道石階都超滑,好幾次我都差點滑倒,還好有登山杖在支撐,不過我還是真的滑到了,還重重地撞到了手的關節,而且膝蓋兩側開始抽筋。但是因為很擔心自己在山裡走到天黑根本看不到路更糟,我還是拼了命地往前走,那種被時間追趕著的感覺,好像在玉山時巫瑪斯緊緊跟在我身後催促我一樣,如果不是路太滑,真想拔足狂奔。

快到清天宮時,台北的街燈都亮了,如果天氣好夜景一定很迷人,不過這霧濛濛的景致還是讓我們讚嘆了好一會,而走出清天宮登山口後,天色已經全黑,幸好當初立即下山,不然我們如果不是要摸黑冒險下山,就是要打電話求救了。
所以以後不管是不是白天出發,切記都要帶上頭燈才行。

回到家後,楊小禎上網一查,赫然發現,原來那個風超大的地方就是向天山山頂,而有兩塊板子的地方是面天山山頂,我們還是兩座山峰都攻上去了!可樂許,妳終於沒有遺憾了吧!


楊小禎
2005/12/10

★單程三公里,來回六公里的路線,其實對於楊小禎來說,這距離已經不算遠了!而且走起來也不是太累。可是沒想到,久未運動的我,竟然下山走到腿發抖,膝蓋還抽筋,腿力明顯不濟,忍耐著走下山之後的隔天,大腿小腿開始劇痛,真是見鬼了!去玉山都沒這樣痛過!看來爬山真的是要持續的!










    全站熱搜

    楊小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