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三角崙而小蘭陽。」中午休息一小時候,阿爛指著三角崙山的方向說。
「噗~」聽到這句話,我們三人不約而同笑出來。
出發前兩天,阿爛就告訴我,三角崙山是很好的展望蘭陽平原的地點,只要天氣好,就可以清楚的看到龜山島,說的讓我怦然心動。
他還說,從聖母山莊上到三角崙山只要20分鐘,路程聽起來不遠,但是我還是在心中暗暗盤算,如果到了聖母山莊我有任何體力不濟的狀況產生,我就不上去了。

但就是因為聖母步道沒有想像中的難,於是我傻傻地跟著大家往上走。
才走沒幾步路,就遇到了第一個目測不只60度的陡坡,可是這個坡真的算簡單的,因為上面有墊踏腳石,還有繩索,相當好走。
上去稜線後,雲霧緩緩飄過來了,向下眺望聖母峰、聖母山莊,真的很美,忍不住多停留了一會拍起照片來,那個時候哪裡知道這個漂亮的稜線,竟然在下山時變成致命的魔鬼地段。

這條山徑看來真的很少人走,因為路上長滿了雜草,根本就是路跡不明,這就算了,反正路是人走出來的!沒想到一路都是要拉繩索的陡坡,還要自己尋找踏腳點,我們從一手繩索一手登山杖,到收起登山杖兩手拉繩索,真的是費了很大的工夫。

而且上坡還算不難,我心中暗暗發愁的是,下山時要怎麼辦?
因為下山一向是我的罩門,我無論怎麼走都走不快,而且我超級怕跌倒及滑倒的,這種路要我怎麼下山呀?

人已卡在半路,只能前進了。
跟著阿爛一路上爬,可恨的腳抽筋竟然發生了!有好幾分鐘的時間,我是掛在山路上動也不能動,當時真的很無奈又著急。
好不容易稍微舒緩了一點小腿抽筋僵硬的感覺,我們抵達了東南峰,穿越東南峰後,草長的比人還高,蜘蛛絲橫掛,走最前面的阿爛不時把臉貼到蜘蛛網上,嚷嚷著:「我都變蜘蛛人了!」

而我後方的菜桃桂及許可樂,則是不時發出被草割傷的哀鳴,當時我思索著還好我皮粗肉厚,草兒傷不了我,不過後來證實這都只是我當時的想像。(回家後才發現其實到處都是割傷啦。)

一路雷聲隆隆,我們心情也忐忑不安,紛紛擔憂起等等若下起大雨,那種路下山很難走吧。
但是三角崙山應該就在不遠處了,怎能放棄?

抵達三角崙山時,雨真的開始下了,斗大的雨滴落在我們身上,身邊白霧茫茫根本看不見絲毫的景觀,只有一個小小的方寸之地容我們拍照留念,完全感受不到阿爛口中的「登三角崙而小蘭陽」的感覺。
看到我的隊友們紛紛拿出狗鐵絲,我有種被排擠的感覺。因為大意的我,一直以為我們下午二三點就會下山走出登山口了,遇到雨的機率不大,加上看照片聖母步道應該不算太難走,貪圖行李輕重只帶了輕便雨衣,嗚嗚。
下次要帶狗鐵絲要跟人家「招一下」嘛。

隨著雨勢愈來愈大,我們趕緊下山去。
下山還是由阿爛打先鋒,可樂許押隊。而我所擔心的路面濕滑情形也發生了,我們一路相互提醒「前面有樹幹」「地上有樹根」「這裡很滑」,一邊下山。
尤其是下到需要拉繩索的那「好幾段」路,真是讓我和菜桃桂面面相覷「好恐怖喔」。

阿爛三不五時叮嚀我們,要我們收起登山杖,用兩隻手拉繩子背對著下去。
雨很大,有時候根本看不到踏腳,滑了兩次跤下到一半時,忽然滾滾的雨水帶著泥流從山路滾滾而下,我看著泥流淹過我的鞋子、衝進我的褲管,真的有種嚇到的感覺。

我很想下快一點,因為擔心泥流愈來愈大,會衝到我們站不住,可是卻又很奮力。
接下來我們幾乎是每一腳都踩在泥流中走過。狗鐵絲鞋此時也不防水了,腳根本就是泡在水裡及泥巴裡。

「前面是風口,走慢一點。」阿爛在前面提醒。
我還沒意識過來風口是什麼時,就感受到它的威力了。
狂風挾帶著大雨刮過來,像箭一樣打在我的臉上,打進我的眼睛裡,讓我不時停下來擦掉臉上的雨水,而且因為狂風大作,在稜線上的我們站也站不穩,需要不時地蹲低抵抗狂風的侵襲。
更恐怖的是,天空中雷電交加,落點感覺也離我們不遠,一邊冒著狂風豪雨走在稜線上,一邊擔心會不會被雷擊中,這段路走來相當辛苦。

而最讓我害怕的一次摔跤也是在這裡發生,因為風太大蹲低,又站起來想繼續前進時,我一時重心不穩摔倒,人有一半摔出稜線上的山徑,當時我真的嚇了一大跳,幸好沒摔出去。

走這段路時,我的左腿開始有用力過度而酸痛的感覺。
好不容易下到聖母山莊,我的小腿竟然又抽筋了,一下子完全不能動。
當阿爛過來幫我按摩時,他發現我的腳踝有水蛭,一拔掉後血開始流出來,而大家也紛紛接二連三發現水蛭的蹤影,恐怖的水蛭讓我們個個急著想下山,無奈我的小腿很不爭氣,僵硬了許久動彈不得。

山屋裡的山友伯伯們,分了我們一點熱茶喝,有了溫暖的感覺。
終於覺得腿比較不痛,即使雨未停,收拾包袱我們迫不及待地準備下山去。


待續…………


生平最嚴重大鐵腿的楊小禎





















































    全站熱搜

    楊小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