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忽然颳風了?」
「因為快要下雨了!」服務生說完這句話後三秒,雨淅瀝嘩啦地下了。
突如其來的驟雨讓坐在戶外欣賞浦江夜色的客人們,紛紛跑進餐廳內。
狂風將浦江的水吹起了層層浪,很難想像,剛才的風平浪靜曾經存在過。
我看著雨將椅子吹倒,甚至接連翻滾了好幾下,看著剛才我用來拍照的玻璃杯在風雨裡卻屹立不搖。

一個玻璃杯,就算裝滿了水,看來還是孤獨的。
兩個玻璃杯,倒映著外灘的夜色,就比較不孤獨了嗎?
這是我在拍照時思考的問題。

這場驟雨,足足下了將近兩小時,餐廳的服務生得一直守在門邊緊緊抓住玻璃門的門把,才能讓風不致將大門吹開,吹進更多的雨水。

而我,在下了一場驟雨的夜裡,緊緊守住心口的那扇門。


2006.7.9






楊小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