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妳們下一站應該是烏鬼洞,那我們先走了,等等可能會再遇到。」騎單車的兩位先生跨上單車向前騎去。

烏鬼洞的涼亭內有一名穿黃衣的老人自得其樂的彈著月琴,看到我們拿出相機大聲地說:「來拍沒關係,但是照片要寄給我。」(請自行翻成台語)
阿伯笑吟吟地起身唱起歌來,桌上放著一本厚厚的相簿,裡面滿是他與觀光客的合照。
「這些都是遊客寄來給你的照片喔。」我問。
「我家裡更多。」阿伯笑吟吟的拿起一把扇子給同事,要她跟他一起歌唱起舞。
「阿伯,你在這裡擺攤多久了?」我看著阿伯販售的中藥粉問他。
「幾十年了!」然後阿伯又叮嚀了好幾次:「要寄照片給我喔。」

望著阿伯知足常樂又充滿活力的樣子,我忽然想起我那孤寂的奶奶,竟然湧起一陣感傷。
如果我的奶奶跟他一樣會彈彈琴、唱唱歌,老了也有娛樂自娛,或許就不會慢慢遺忘了我們。
當我這樣想著的時候,我轉頭竟瞥見阿伯流露出落寞的神情,也許阿伯就是因為寂寞才會在烏鬼洞前唱歌、彈琴、跟遊客合照找尋歡樂,也或許他有著傳奇的一生。

那一刻,烏鬼洞不再重要了。
我一心只想著回台北後要去看我的奶奶。

待續......

楊小禎
2005/5/3

★在烏鬼洞果然又遇到騎單車的先生,他還說他小時候都吃過阿伯的藥粉。
★我把阿伯拍的很醜,真不知道該洗哪一張照片寄給他,實在有點懊惱。雖然我貼的這張不是拍得最好的一張,但那是我回頭瞥見他似若有所思所按下的快門。
★烏鬼洞外有很多小販,有一家賣炸飛魚的,看起來很好吃,不過太陽很大吃不下沒買,倒是老闆的兒子很聽話的拿起飛魚的翅膀讓我們拍照,真可愛。

    全站熱搜

    楊小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