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島16天來,我們在路上遇到不少車友,擦肩而過的時候,車友之間總會互相加油打氣,無論是高喊一聲「加油!」或是點頭致意,又或者是豎起大拇指,都會教人倍感窩心。而這一路上,最讓我印象深刻,也最念念不忘,又最佩服的人,大概就是這個紅衣男吧!
紅衣男的名字當然不叫紅衣男,而我之所以稱呼他紅衣男,當然是因為我遇到他的那一天,他穿著紅色衣服。而我之所以佩服他,是因為他騎著一台看來超級難騎的腳踏車;頭上戴著的也不是單車用安全帽,而是一頂紅色的滑板帽;貨架上掛著的當然也不是馬鞍袋,而是一個超大黑色行李袋(據說還是他當兵入伍時用的行李袋),簡單的夾在後貨架上;兩條手臂還有嚴重的曬傷,整個紅腫一大片……而他,本來也沒在騎單車的他,之所以踏上這趟環島的旅程,就是為了陪伴他當兵同梯的朋友「健腿男」,於是向朋友借了一輛很難騎的美利達,粗胎、車架有避震、18段變速、近似下坡車,爲了「義氣」兩個字,他和健腿男兩人就此從高雄出發,踏上環島之路。

遇見紅衣男的時候,是我環島的第13天。我們離開台東市,往池上出發。
我們在卑南綠色隧道看到他,當時從他身邊騎過的我,還聽到台東來陪我們騎車到關山的車友阿明,在我前頭問他說:「大哥,你在環島嗎?」
紅衣男踩著沉重的踏板,也沒有力氣說話,只點了一點頭。
那個時刻,我納悶地看了一眼他的行李袋,腦中浮現的念頭是,這真是我一路上見到最克難的行李袋了。

再度碰見紅衣男,是在初鹿的7-11,我們先是與他同行的朋友健腿男相遇,才知道健腿男和紅衣男是一夥的。
「你朋友是後面那個?」
「對啊。」
「啊?那你們腳程有點差距耶。」
「對啊,所以雖然是兩個人環島,但是我們大多是一個人騎,只有中午吃飯時間會聚在一起。就是我先騎到一個定點等他,大概要等一個多小時他追上來,再一起休息一個小時。」
而就在我們和台東陪騎的車友一起喝過初鹿鮮乳、又吃了可口的奶酪之後許久,終於見到紅衣男遠遠地現身了。

紅衣男到了之後,大家還是對他的腳踏車及裝備嘖嘖稱奇,且因為他的車胎氣不足,網友傑佛瑞還過去幫忙一起打氣,幾個大男人就在7-11前忙了起來。
不過我們要繼續趕路,只得匆匆和他們告別,就繼續前行。

中午,我們在脫線的戰鬥雞牧場用餐,還在那兒蕩了好一會兒的秋千,休息了約莫兩個多小時才再度出發。
繼續前騎時,我們又遇見紅衣男了。

他一個人坐在鐵軌邊,落寞的看著火車,難騎的腳踏車停在路邊,微微彎曲的背影透露著疲憊,那幕場景說有多悽涼就有多悽涼。
而他的朋友健腿男,依舊是騎到不見蹤影。
此時此刻,我們除了再度向他說聲加油之外,似乎也沒有什麼可以幫他的。

接著,我們再度朝關山前進。抵達關山的捷安特後,我們在捷安特休息了許久,又啃了一條玉米,接著又去市場吃了當地有名的臭豆腐,休息十足後,台東陪騎的車友三人向我們告別,騎回台東市去了,而我和菜桃桂恢復回二個人的旅程,再度上路。

就在很接近池上的地方,是的!紅衣男又被我們追上了。
我不知道他的腳程是不是跟我們有相差這麼多,導致我們路上走走停停,一直在吃東西大休息,都還是可以追上他,但是看到他一個人落寞拼命騎車的背影,還真是感到滿心酸的,於是我又再度跟他說了一聲「快到了,加油!」
也就在這裡,留下了我們第一次的合照。

紅衣男在與我們合照後,百般無奈地打電話給他的朋友:「我又被那兩個環島的女生追過了。」
而當他得知我們晚上落腳在同一個飯店後,就一路緊跟隨在我和菜桃桂後騎,可能也是因為想到快要可以去飯店躺下來了,忽然神力驚人吧。

晚上,有了數面之緣,我們四人相約一起去吃池上便當。
也因為這一餐飯,聽他們說了一些環島這兩天以來的經歷,晚餐過程中爆笑不斷,同時也充滿了辛酸的過程啦!

這趟環島之旅是健腿男策劃的,紅衣男原本是想騎著野狼陪他一起環島,但是最後還是決定陪健腿男騎單車拼下去。
他們的兩輛單車是分別跟朋友借的!兩個人當初說好,無論借到什麼車,就算是大賣場車都要出發。只不過健腿男比較幸運,交到的朋友比較有錢,所以還借到一輛捷安特算等級還可以的車,還借到了一個馬鞍袋,而紅衣男所能借到的車,就是那一輛看來很難騎、很重、比較廉價的美利達。

出發當天,當健腿男騎著車到紅衣男家會合時,當場傻眼:「你確定你要騎這台?」
而紅衣男看到健腿男的車,說的第一句話是:「靠,作弊。」
而這兩個平常也沒在騎車的人,就這樣結伴出發了。而事實證明,車好騎也是很重要的!因為第二天就爬南迴公路的他們,真的是累到了。
且紅衣男因為車子抓地力太強,車架太重,變速系統也不夠好,搞到最後還推了五公里的車。
據他形容,「我一路上都盡量騎在柏油路畫的白線上,減少摩擦力。」
真的是,又心酸又好笑啊!

而且,這紅衣男騎第三天車,就已經整個鐵腿,連上下樓梯都有困難。
所以,本來我們約吃飯,說要約五分鐘後一樓見,結果他又臨時說十分鐘後好了,就是因為「我要預留五分鐘走樓梯的時間!」
是的,飯店沒電梯啦!住三樓的紅衣男很羨慕我們可以住二樓,而我還給他一個很機車的答案:「因為我們比較可愛,老闆才讓我們住二樓。」
哈哈哈哈~

總而言之,美其名兩個人一起環島,但因為腳程差距,讓紅衣男與健腿男一路上都只有中午吃飯和晚上睡覺有在一起,其他時間,健腿男都騎到不見蹤影,而紅衣男則在後頭照著自己的速度前進。

隔天離開池上後,我和菜桃桂一路上都牽掛著紅衣男的行蹤,心想著他們不知道騎到哪裡了。
熊熊想起健腿男有給我們名片,想說打個電話關心一下,沒想到上面竟然沒印手機,有夠沒誠意的!切~
而且,這一路我看著公路上的白線,都會一直想起苦情的紅衣男,說他要騎在白線上減少摩擦力的情景。
後來,在7-11遇到南下的車友時,還向他們打聽,路上有沒有遇到一個騎著難騎腳踏車、夾著大行李袋、戴滑板帽的車友?不過,他們卻表示沒看見。

原以為就這樣失去了健腿男和紅衣男的蹤跡,正打算晚上要來發一篇文章,就叫「尋找紅衣男」,請路上的網友和車友協尋,關心一下他們的進度,沒想到今天中午,當我和菜桃桂騎著單車在花蓮市覓食時,健腿男與紅衣男忽然騎著機車從我們身後出現。
讓我和菜桃桂高興的大叫。

「ㄟ,你們怎麼騎機車啊?????」我問。
「因為那天離開池上後,我們騎了140公里到花蓮市,結果他腿全殘,我膝蓋腫起來。」健腿男答。
望著他膝蓋內側腫起兩大包像肉包,我實在是不知道該笑還是該安慰他,而且健腿男也嚴重曬傷,整個皮膚都像燒焦一樣,超級可憐的。

兩個人傷的傷、腫的腫,所以在花蓮市休息了兩天,所幸還遇到好心的民宿老闆借他們機車,讓他們騎出去吃吃喝喝,還騎去太魯閣玩,真的是喔~

因為隔了兩天渺無音訊、再度相遇,我們實在太高興了!就說好要一起吃午餐。
沒想到,想吃的花枝羹沒開,只得就近找了家煎餃,又一起去喝了西瓜汁,一直吱吱喳喳的講個不停,又笑個不停。

健腿男一聽到我和菜桃桂一路上又遇到網友熱情陪騎及網友送飲料、網友小桃紅寄藥膏貼布到飯店給我們,還有欣綠農園的朱大哥朱大嫂請我們吃烤魚,又遇到超好超親切的柚子家民宿老闆煮晚餐招待我們給我們打氣,羨慕到一直嚷嚷「爲什麼命運差這麼多?」
想必他心中一定想高唱金包銀吧!
因為,據說,他們在騎往花蓮的路上,還被汽車內的人伸出手比中指挑釁!真的是,不知道爲什麼有人這麼無聊!機車的勒~可惡!害我聽得都忍不住生氣了起來!

不過,他們的兩腿都嚴重受傷、雙手又嚴重曬傷,卻還是要繼續走下去,也讓我相當佩服。

不過,紅衣男因為車太爛,兩條腿一條全殘、一條半殘,已經決定義氣相挺到基隆就要搭火車回高雄了。
而健腿男的另外一個朋友會從基隆換手來陪騎到新竹,另外一個朋友再接力陪騎到大甲,他再繼續從大甲騎回高雄,也算精神可嘉。

不過,紅衣男還說,等他回高雄後,他可能會騎著他的野狼到大甲陪伴健腿男騎回高雄,讓健腿男眼睛都睜大了。
嗯嗯,紅衣男這個朋友真的交得值得啦!

總而言之,如果大家在路上有看到他們,別忘了替他們加油打氣!
小禎在此謝謝大家了!


待續......


楊小禎



















    全站熱搜

    楊小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2) 人氣()